La lecture en ligne est gratuite
Le téléchargement nécessite un accès à la bibliothèque YouScribe
Tout savoir sur nos offres
Télécharger Lire

唐鍾馗平鬼傳

De
86 pages
Project Gutenberg's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by Dongshan Yunzhong Daoren
This eBook is for the use of anyone anywhere at no cost and with almost no restrictions whatsoever. You may copy it,
give it away or re-use it under the terms of the Project Gutenberg License included with this eBook or online at
www.gutenberg.net
Title: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Author: Dongshan Yunzhong Daoren
Release Date: November 26, 2008 [EBook #27329]
Language: Chinese
*** START OF THIS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
Produced by Jane Wu
书 名: 唐 鍾 馗 平 鬼 傳 東 山 雲 中 道 人 著
Title: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The Story of how the Tang Dynasty Zhongkui Pacified the Ghosts
Author: Dongshan Yunzhong Daoren
"The Cloudy Daoist from East Mountain"
第 一 回 萬 人 縣 群 鬼 賞 月
    世 上 何 嘗 有 鬼 ? 妖 魔 皆 從 心 生 ; 違 理 犯 法 任 意 行 , 方 把 人 品 敗 淨 。 舉 動 不 合 道 理 , 交 接 不 順 人 情 ; 搖 頭 晃 膀 自 稱 雄 , 那
知 人 人 厭 憎 ! 行 惡 雖 然 人 怕 , 久 後 總 難 善 終 ; 惡 貫 滿 盈 天 不 容 , 假 手 鍾 馗 顯 聖 。 昔 年 也 曾 斬 鬼 , 今 日 又 要 行 兇 ; 咬 牙 切 齒
磨 劍 鋒 , 性 命 立 刻 斷 送 。
    話 說 大 唐 德 宗 年 間 , 有 一 名 甲 進 士 , 姓 鍾 , 名 馗 , 字 正 南 , 終 南 山 人 氏 。 才 高 八 斗 , 學 富 五 車 。 只 因 像 貌 醜 陋 , 未 中 頭
名 , 一 怒 之 間 , 在 金 階 上 頭 碰 殿 柱 而 死 。 誰 想 他 的 陰 魂 不 散 , 飄 飄 蕩 蕩 來 到 幽 冥 地 府 , 在 閻 君 面 前 , 將 他 致 死 的 情 由 , 從
頭 至 尾 訴 了 一 遍 。 閻 君 甚 是 歎 惜 。 遂 問 鍾 馗 道 : 「 俺 有 一 事 奉 煩 , 未 知 從 否 ? 」 鍾 馗 道 : 「 願 聞 鈞 旨 。 」 閻 君 道 : 「 陰 間 鬼 魂 俱
係 在 下 掌 管 。 今 陽 間 有 一 種 鬼 , 說 他 是 鬼 , 他 卻 是 人 , 說 他 是 人 , 他 卻 又 叫 做 鬼 。 各 處 俱 有 , 種 類 不 一 , 甚 為 民 害 , 惟 萬 人
縣 內 更 多 。 在 下 憐 你 才 學 未 展 , 秉 性 正 直 , 意 欲 封 爾 為 平 鬼 大 元 帥 , ...
Voir plus Voir moins

Vous aimerez aussi

Project Gutenberg's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by Dongshan Yunzhong Daoren This eBook is for the use of anyone anywhere at no cost and with almost no restrictions whatsoever. You may copy it, give it away or re-use it under the terms of the Project Gutenberg License included with this eBook or online at www.gutenberg.net Title: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Author: Dongshan Yunzhong Daoren Release Date: November 26, 2008 [EBook #27329] Language: Chinese *** START OF THIS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 Produced by Jane Wu 书 名: 唐 鍾 馗 平 鬼 傳 東 山 雲 中 道 人 著  Title: Tang Zhongkui Pinguizhuan The Story of how the Tang Dynasty Zhongkui Pacified the Ghosts Author: Dongshan Yunzhong Daoren "The Cloudy Daoist from East Mountain" 第 一 回 萬 人 縣 群 鬼 賞 月     世 上 何 嘗 有 鬼 ? 妖 魔 皆 從 心 生 ; 違 理 犯 法 任 意 行 , 方 把 人 品 敗 淨 。 舉 動 不 合 道 理 , 交 接 不 順 人 情 ; 搖 頭 晃 膀 自 稱 雄 , 那 知 人 人 厭 憎 ! 行 惡 雖 然 人 怕 , 久 後 總 難 善 終 ; 惡 貫 滿 盈 天 不 容 , 假 手 鍾 馗 顯 聖 。 昔 年 也 曾 斬 鬼 , 今 日 又 要 行 兇 ; 咬 牙 切 齒 磨 劍 鋒 , 性 命 立 刻 斷 送 。     話 說 大 唐 德 宗 年 間 , 有 一 名 甲 進 士 , 姓 鍾 , 名 馗 , 字 正 南 , 終 南 山 人 氏 。 才 高 八 斗 , 學 富 五 車 。 只 因 像 貌 醜 陋 , 未 中 頭 名 , 一 怒 之 間 , 在 金 階 上 頭 碰 殿 柱 而 死 。 誰 想 他 的 陰 魂 不 散 , 飄 飄 蕩 蕩 來 到 幽 冥 地 府 , 在 閻 君 面 前 , 將 他 致 死 的 情 由 , 從 頭 至 尾 訴 了 一 遍 。 閻 君 甚 是 歎 惜 。 遂 問 鍾 馗 道 : 「 俺 有 一 事 奉 煩 , 未 知 從 否 ? 」 鍾 馗 道 : 「 願 聞 鈞 旨 。 」 閻 君 道 : 「 陰 間 鬼 魂 俱 係 在 下 掌 管 。 今 陽 間 有 一 種 鬼 , 說 他 是 鬼 , 他 卻 是 人 , 說 他 是 人 , 他 卻 又 叫 做 鬼 。 各 處 俱 有 , 種 類 不 一 , 甚 為 民 害 , 惟 萬 人 縣 內 更 多 。 在 下 憐 你 才 學 未 展 , 秉 性 正 直 , 意 欲 封 爾 為 平 鬼 大 元 帥 , 凡 遇 此 鬼 , 除 罪 不 至 死 , 尚 可 造 就 者 , 令 其 改 邪 歸 正 , 以 體 上 天 好 生 之 德 。 其 餘 盡 皆 斬 除 。 倘 有 惡 貫 滿 盈 , 罪 不 容 死 的 , 生 擒 前 來 , 再 以 陰 間 刑 法 治 之 。 俟 斬 盡 殺 絕 , 功 成 之 日 , 自 當 奏 知 上 帝 , 論 功 升 賞 , 加 官 進 爵 , 未 知 尊 意 如 何 ? 」 鍾 馗 聽 罷 , 向 前 謝 道 : 「 既 蒙 抬 舉 , 謹 遵 鈞 旨 ! 」 閻 君 大 喜 , 遂 交 給 平 鬼 錄 一 本 , 又 賜 給 青 鋒 寶 劍 一 把 , 追 風 烏 錐 馬 一 匹 。 紗 帽 、 圓 領 、 牙 笏 、 玉 帶 , 並 撥 給 鬼 卒 四 名 。 第 一 名 大 頭 鬼 , 第 二 名 大 膽 鬼 , 第 三 名 精 細 鬼 , 第 四 名 伶 俐 鬼 , 隨 路 聽 用 。     鍾 馗 謝 恩 下 殿 , 出 了 幽 冥 地 府 。 頭 換 尖 頂 軟 翅 烏 紗 , 身 穿 墨 絲 藍 掰 海 青 蟒 袍 , 腰 繫 金 鑲 玉 帶 , 手 執 牙 笏 , 上 了 追 風 烏 錐 馬 。 遂 吩 咐 大 頭 鬼 頭 前 開 路 , 大 膽 鬼 挑 著 琴 劍 書 箱 , 精 細 鬼 手 提 八 寶 引 路 紅 紗 燈 , 伶 俐 鬼 擎 著 三 沿 寶 蓋 黃 羅 傘 。 分 派 一 定 , 號 令 一 聲 , 擺 開 隊 伍 , 殺 氣 騰 騰 , 威 風 凜 凜 , 直 往 萬 人 縣 裡 進 發 。 這 且 不 表 。 再 說 這 萬 人 縣 在 長 安 西 北 , 離 京 有 二 萬 三 千 餘 里 。 這 萬 人 縣 城 內 有 一 沒 人 裡 , 裡 中 有 一 踩 遍 街 , 街 內 有 一 人 , 姓 無 , 名 恥 , 字 是 不 為 。 自 祖 上 以 來 , 並 無 恒 產 , 也 不 貨 殖 。 全 憑 膂 力 過 人 , 像 貌 魁 偉 , 強 借 訛 詐 度 日 。 年 過 四 旬 , 娶 妻 應 氏 , 所 生 一 子 , 與 無 恥 大 不 相 同 。 生 得 身 長 不 過 三 尺 , 居 心 甚 短 , 行 事 也 短 , 因 此 人 給 他 起 了 一 個 混 名 , 叫 他 短 命 鬼 。 無 恥 對 應 氏 道 : 「 我 無 門 自 祖 上 以 來 , 俱 各 人 物 魁 偉 , 出 人 頭 地 。 這 個 兒 子 如 此 秕 微 , 如 何 能 傳 宗 接 祖 ? 倒 不 如 沒 有 這 個 兒 子 為 妙 。 」 故 此 無 恥 看 見 短 命 鬼 就 怒 , 諸 日 非 罵 即 打 , 總 要 致 他 兒 子 於 死 地 。 應 氏 勸 之 再 三 , 無 恥 終 是 不 聽 。 應 氏 無 奈 , 一 日 向 他 丈 夫 說 道 : 「 殺 生 不 如 放 生 好 , 你 既 不 喜 他 , 我 有 一 個 表 弟 , 姓 阮 , 名 硬 , 現 在 不 修 觀 裡 為 僧 , 法 名 是 針 尖 和 尚 。 我 把 他 送 與 我 表 弟 做 徒 弟 何 如 ? 」 無 恥 道 : 「 我 只 不 要 這 樣 兒 子 , 任 憑 你 去 發 放 , 不 必 問 我 。 」 應 氏 遂 擇 了 個 日 子 , 將 短 命 鬼 送 到 不 修 觀 裡 去 為 僧 了 。 這 應 氏 三 五 年 問 又 生 一 子 , 排 行 為 二 , 頗 有 父 風 。 人 家 給 他 也 起 了 一 個 混 名 , 只 添 了 一 個 鬼 字 , 叫 他 做 無 二 鬼 。 長 到 十 五 六 歲 上 , 無 恥 與 應 氏 相 繼 而 亡 。 無 二 鬼 行 事 為 人 , 較 無 恥 更 甚 十 倍 。 且 說 他 怎 生 打 扮 ? 夏 天 裡 歪 戴 著 草 帽 , 斜 披 著 小 衫 。 冬 天 裡 袍 套 從 不 給 扣 , 惟 以 藍 搭 包 紮 腰 。 滿 城 內 富 的 不 敢 惹 他 , 窮 的 不 敢 近 他 。 他 尋 著 誰 , 就 是 誰 的 晦 氣 。 偏 有 了 個 下 作 鬼 給 他 做 幫 客 , 又 有 喪 門 神 的 兒 子 名 舛 鬼 給 他 做 門 徒 。 真 個 是 :? 萬 人 縣 內 聚 群 鬼 , 萬 戶 千 家 活 遭 殃 。     這 無 二 鬼 同 下 作 鬼 、 舛 鬼 , 諸 日 在 這 萬 人 縣 內 , 東 家 食 , 西 家 宿 , 任 意 胡 行 , 無 所 不 至 。 一 日 正 逢 中 秋 佳 節 , 無 二 鬼 留 了 五 位 客 在 家 , 飲 酒 過 節 。 一 個 是 粗 魯 鬼 , 一 個 是 滑 鬼 , 一 個 是 賴 殆 鬼 , 一 個 是 噍 蕩 鬼 , 一 個 是 冒 失 鬼 。     無 二 鬼 將 這 五 鬼 , 讓 在 風 波 亭 上 , 序 齒 而 坐 。 吩 咐 舛 鬼 預 備 酒 看 。 俟 金 烏 西 墜 , 玉 兔 東 升 , 以 便 飲 酒 賞 月 。 滑 鬼 向 無 二 鬼 道 : 「 天 氣 尚 早 , 弟 家 有 一 小 事 , 去 去 就 來 。 」 眾 鬼 道 : 「 不 可 失 信 ! 」 滑 鬼 道 : 「 不 失 信 , 暫 且 少 陪 。 」 滑 鬼 對 著 眾 鬼 將 手 一 拱 , 徉 徜 出 門 去 了 。     且 說 滑 鬼 出 門 來 , 在 街 上 , 正 走 之 間 , 忽 然 背 後 有 人 叫 道 : 「 滑 哥 慢 走 , 我 有 話 與 你 說 ! 」 滑 鬼 回 頭 一 看 , 卻 是 混 賬 鬼 與 討 債 鬼 同 來 。 滑 鬼 見 了 , 連 忙 就 跑 。 滑 鬼 跑 得 快 , 混 賬 鬼 與 討 債 鬼 身 體 肥 胖 趕 不 上 。 滑 鬼 捨 命 正 往 前 跑 , 忽 然 一 人 正 衝 著 滑 鬼 飛 奔 而 來 , 與 滑 鬼 胸 膛 相 撞 , 將 滑 鬼 咕 咚 撞 倒 在 地 。 討 債 鬼 趕 上 一 步 , 將 滑 鬼 按 住 不 放 。 滑 鬼 道 : 「 欠 你 的 賬 目 , 我 就 清 楚 你 , 你 且 放 我 起 來 。 我 看 是 誰 撞 倒 我 ? 」 討 債 鬼 鬆 手 , 滑 鬼 爬 將 起 來 , 一 看 說 道 : 「 呀 原 來 是 楞 二 哥 ! 未 知 有 何 要 事 , 這 等 緊 急 ? 」 楞 睜 鬼 道 : 「 昨 日 進 城 , 路 遇 無 二 哥 , 邀 我 今 日 到 他 家 去 飲 酒 賞 月 , 我 恐 到 遲 , 所 以 誤 撞 尊 駕 , 得 罪 , 得 罪 ! 」 滑 鬼 道 : 「 我 方 才 也 在 無 二 哥 那 裡 , 因 有 事 回 來 到 舍 下 , 即 刻 我 也 就 回 去 。 」 討 債 鬼 道 : 「 是 踩 遍 街 住 的 無 二 哥 麼 ? 」 楞 睜 鬼 道 : 「 正 是 。 」 討 債 鬼 道 : 「 平 素 與 人 討 賬 , 無 二 哥 略 幫 幾 句 言 語 , 那 人 就 將 賬 目 清 楚 了 。 屢 次 承 他 盛 情 , 我 亦 欲 到 他 家 去 。 但 今 日 節 間 , 有 些 不 便 。 」 混 賬 鬼 道 : 「 我 們 買 幾 色 禮 物 , 登 門 賀 節 , 豈 不 兩 全 ? 」 楞 睜 鬼 指 著 混 賬 鬼 問 道 : 「 這 位 兄 台 尊 姓 ? 說 話 甚 是 有 理 ! 」 討 債 鬼 道 : 「 這 是 舍 弟 , 名 混 賬 鬼 。 」 遂 令 混 賬 鬼 買 了 幾 色 禮 物 。 楞 睜 鬼 將 滑 鬼 抓 住 說 道 : 「 今 日 任 有 甚 麼 緊 事 , 不 准 你 去 。 今 日 也 不 許 討 賬 , 你 得 隨 俺 回 去 ! 」 滑 鬼 不 敢 強 去 , 遂 同 眾 鬼 轉 回 踩 遍 街 來 。 滑 鬼 進 門 向 無 二 鬼 道 : 「 事 未 得 辦 , 卻 給 二 哥 又 邀 了 幾 位 客 來 。 」 眾 鬼 一 齊 離 座 。 只 見 混 賬 鬼 手 裡 提 著 四 個 甲 魚 , 二 三 十 個 螃 蟹 , 討 債 鬼 抱 著 兩 個 西 瓜 。 無 二 鬼 叫 舛 鬼 收 了 , 同 走 到 風 波 亭 上 , 謙 讓 一 回 , 按 次 序 坐 定 。 滑 鬼 將 路 遇 楞 睜 鬼 被 撞 的 事 , 說 了 一 遍 , 俱 各 哄 堂 大 笑 , 又 敘 了 一 回 寒 溫 。 噍 蕩 鬼 舉 手 向 眾 鬼 道 : 「 我 們 今 日 不 期 而 會 , 恰 是 十 位 , 古 人 有 熱 結 十 弟 兄 , 至 今 傳 為 美 談 。 我 們 今 日 何 不 效 法 古 人 , 也 結 一 個 異 姓 骨 肉 ? 不 惟 物 以 類 聚 , 常 常 聚 樂 , 倘 事 有 不 測 , 亦 可 彼 此 相 助 , 不 失 義 氣 。 但 不 知 此 言 有 合 公 意 否 ? 」 眾 鬼 齊 聲 贊 美 。 無 二 鬼 遂 叫 舛 鬼 制 辦 祭 物 伺 候 。 舛 鬼 出 門 去 , 到 了 街 上 , 也 就 買 了 些 下 作 物 件 。 回 家 即 刻 排 出 , 來 了 一 桌 據 實 供 。 卻 是 三 碗 菜 。 頭 一 碗 是 山 草 驢 子 放 屁 , 作 孽 的 螞 蠟 ; 第 二 碗 是 蒜 調 豬 毛 , 混 賬 和 菜 ; 第 三 碗 是 肝 花 腸 子 一 處 煮 , 雜 碎 。 買 了 半 捏 子 沒 厚 箔 , 請 了 一 張 假 馬 子 , 燒 了 一 支 訛 遍 香 , 奠 了 三 杯 ■ 酒 , 行 了 一 龜 三 狗 頭 的 禮 , 放 了 三 個 滅 信 炮 , 一 齊 發 誓 已 畢 。 無 二 鬼 年 長 , 坐 了 第 一 把 交 椅 , 粗 魯 鬼 次 之 , 楞 睜 鬼 為 三 , 排 到 末 座 , 卻 是 舛 鬼 最 幼 。 舛 鬼 將 供 撤 在 風 波 亭 上 , 又 添 了 一 碗 鵝 頭 燴 螃 蟹 , 一 碗 生 炒 楞 頭 鴨 子 , 一 碗 壞 黃 子 鴨 蛋 , 一 碗 清 水 煮 瓠 子 , 真 個 是 : 月 到 中 秋 明 似 鏡 , 酒 逢 知 己 勝 同 胞 。     眾 鬼 彼 此 猜 拳 行 令 , 不 覺 三 更 有 餘 。 正 飲 之 間 , 忽 聞 外 面 叩 門 甚 急 , 無 二 鬼 不 覺 失 驚 落 箸 。 叫 舛 鬼 前 去 探 聽 。 要 知 來 的 是 誰 ? 再 看 下 回 分 解 。 第 二 回 煙 花 巷 色 鬼 請 醫     話 說 無 二 鬼 同 眾 鬼 飲 酒 中 間 , 只 聞 叩 門 聲 , 急 遂 叫 舛 鬼 去 門 內 探 聽 。 這 舛 鬼 來 在 門 內 , 細 聲 問 道 : 「 外 邊 何 人 叩 門 ? 」 門 外 答 道 : 「 我 奉 周 老 爺 差 來 , 有 急 密 事 , 要 見 無 二 爺 面 稟 的 。 」 舛 鬼 回 稟 , 無 二 鬼 令 開 門 引 進 來 。 那 人 來 到 風 波 亭 上 , 向 無 二 鬼 道 : 「 家 爺 命 小 人 來 面 稟 密 事 , 不 知 可 有 僻 靜 所 在 否 ? 」 無 二 鬼 遂 將 那 人 引 到 內 宅 。 那 人 將 閻 君 命 鍾 馗 之 事 , 附 耳 低 言 , 細 細 說 了 一 遍 , 折 身 就 走 。 無 二 鬼 親 送 出 門 去 了 。 無 二 鬼 回 至 風 波 亭 上 , 眾 鬼 一 齊 問 道 : 「 此 係 何 人 ? 周 老 爺 是 誰 ? 來 稟 何 事 ? 」 無 二 鬼 歎 了 一 口 氣 道 : 「 今 日 眾 兄 弟 幸 會 , 又 結 了 生 死 之 交 , 月 下 談 心 , 酒 逢 知 己 , 正 可 作 徹 夜 之 飲 。 不 料 想 竟 是 好 事 不 到 頭 , 樂 極 悲 生 ! 」 粗 魯 鬼 起 身 拍 掌 大 喊 道 : 「 到 底 是 為 得 何 事 ? 快 講 , 快 講 ! 還 有 這 些 咬 文 嚼 字 哩 。 」 無 二 鬼 道 : 「 那 周 老 爺 住 在 咱 這 縣 城 北 黃 堂 村 , 幼 年 也 是 我 輩 出 身 , 因 才 情 高 超 , 趁 了 萬 貫 家 私 , 改 邪 歸 正 。 在 閻 君 殿 前 新 乾 了 一 名 殿 前 判 官 。 現 在 聽 用 , 尚 未 得 缺 。 來 人 是 他 的 長 班 , 說 周 老 爺 昨 日 在 閻 君 殿 前 站 班 , 面 見 閻 君 將 一 個 不 第 的 進 士 , 姓 鍾 , 名 馗 , 封 為 平 鬼 大 元 帥 , 領 了 四 名 鬼 將 , 前 來 平 除 我 們 。 我 與 周 老 爺 素 日 相 好 , 叫 他 偷 送 信 來 , 令 我 們 躲 避 躲 避 。 」 楞 睜 鬼 道 : 「 二 哥 放 心 , 料 想 鍾 馗 不 過 是 一 個 文 字 官 耳 , 能 有 多 大 神 通 ? 」 無 二 鬼 道 : 「 閻 君 又 撥 給 他 四 名 鬼 將 , 如 何 敵 擋 得 住 ? 倘 有 不 測 , 悔 之 晚 矣 。 」 噍 蕩 鬼 道 : 「 兵 來 將 擋 , 水 來 土 掩 , 難 道 說 我 們 坐 以 待 死 不 成 ! 竹 竿 巷 裡 有 一 位 下 作 鬼 哥 , 與 我 最 好 。 他 的 嘴 也 俐 , 口 也 甜 , 眼 也 寬 , 心 也 靈 , 見 人 純 是 一 團 和 氣 , 低 頭 就 是 見 識 。 將 他 請 來 , 計 議 計 議 , 包 管 這 場 禍 事 冰 消 瓦 解 。 」 無 二 鬼 道 : 「 愚 兄 也 與 他 相 好 , 昨 日 我 也 邀 他 過 節 , 他 說 家 中 今 日 上 供 祀 先 , 所 以 未 到 。 」 賴 殆 鬼 道 : 「 如 此 就 差 滑 老 七 去 請 他 來 何 如 ? 」 滑 鬼 道 : 「 弟 不 能 去 , 一 者 路 逕 不 熟 , 二 來 步 履 艱 難 , 三 來 我 並 不 認 識 他 。 」 賴 殆 鬼 道 : 「 要 緊 事 也 是 如 此 滑 法 ? 」 無 二 鬼 道 : 「 不 必 爭 執 , 今 已 夜 深 了 , 明 日 我 差 舛 老 十 去 罷 。 列 位 明 日 也 要 早 到 。 」 說 畢 , 俱 各 垂 首 喪 氣 而 散 。     到 了 次 早 , 舛 鬼 奉 無 二 鬼 之 命 , 走 到 竹 竿 巷 裡 , 來 在 下 作 鬼 的 門 首 。 此 時 門 尚 未 開 , 高 聲 叫 道 : 「 下 作 鬼 哥 在 家 麼 ? 」 這 下 作 鬼 原 是 湯 裱 褙 的 徒 弟 。 自 從 得 了 湯 裱 褙 的 傳 授 , 才 學 會 了 這 個 下 作 武 藝 。 吃 穿 二 字 , 俱 是 從 這 條 下 作 路 上 來 的 。 湯 裱 褙 雖 死 , 下 作 鬼 不 忘 他 的 恩 情 。 請 了 一 位 丹 青 , 將 湯 裱 褙 的 像 貌 畫 了 一 副 影 , 又 寫 了 一 個 牌 位 , 上 題 著 「 先 師 裱 褙 湯 公 之 神 主 」 。 旁 寫 孝 徒 下 作 鬼 奉 祀 。 請 五 浪 神 給 他 點 了 主 , 供 在 一 座 房 內 , 諸 日 鎖 著 門 。 即 他 妻 子 也 不 令 他 看 見 。 每 逢 初 一 十 五 , 燒 香 上 供 , 磕 頭 禮 拜 , 求 他 陰 靈 保 佑 。 昨 日 八 月 十 五 , 上 供 之 後 , 下 作 鬼 夫 妻 二 人 散 福 賞 月 , 多 飲 了 幾 杯 。 夜 間 未 免 又 做 些 下 作 勾 當 , 所 以 日 出 三 竿 , 尚 然 酣 睡 。 睡 夢 中 忽 聽 有 人 門 外 喊 叫 , 遂 將 二 目 一 揉 , 扒 將 起 來 , 披 衣 開 門 , 往 外 一 看 , 遂 笑 嘻 嘻 的 說 道 : 「 我 道 是 誰 哩 , 老 舛 你 從 何 來 ? 因 何 來 得 恁 早 ? 」 舛 鬼 道 : 「 我 奉 無 二 哥 之 命 , 特 來 請 你 , 有 要 事 相 商 。 」 下 作 鬼 遂 轉 身 進 內 , 對 他 妻 子 說 : 「 無 二 哥 著 老 舛 來 請 我 , 倘 有 人 來 找 , 只 說 我 往 無 二 哥 家 去 了 。 」 說 畢 遂 同 舛 鬼 出 門 , 直 往 踩 遍 街 而 去 , 這 且 不 表 。     再 說 下 作 鬼 的 老 婆 是 個 溜 搭 鬼 , 善 送 祟 下 神 , 做 巫 婆 。 自 從 再 蘸 了 下 作 鬼 , 實 指 望 做 對 恩 愛 夫 妻 , 不 料 下 作 鬼 拿 著 老 婆 竟 做 了 奉 承 人 的 本 錢 , 溜 搭 鬼 也 樂 得 隨 在 風 流 。 聽 得 舛 鬼 聲 音 , 遂 說 跟 了 無 二 鬼 來 了 , 因 此 也 就 起 來 , 搽 脂 抹 粉 , 慌 成 一 片 。 原 來 無 二 鬼 素 日 常 到 下 作 鬼 家 中 來 , 與 溜 搭 鬼 眉 來 眼 去 , 兩 下 調 情 , 下 作 鬼 只 裝 不 知 , 久 而 久 之 , 背 著 下 作 鬼 , 兩 人 竟 勾 搭 上 了 。 及 溜 搭 鬼 出 房 , 見 無 二 鬼 沒 來 , 未 免 淡 幸 。 抬 頭 見 下 作 鬼 的 祖 師 堂 門 , 不 曾 鎖 去 。 自 言 自 語 的 說 道 : 「 他 的 這 個 牢 門 , 出 鎖 入 鎖 , 今 日 我 可 進 去 看 看 。 」 及 至 走 到 湯 裱 褙 的 影 前 , 只 見 他 縮 著 頭 , 抖 著 膀 , 探 著 腰 , 笑 迷 糊 的 兩 隻 眼 , 伸 著 四 寸 長 的 一 條 溜 滑 的 舌 頭 。 不 覺 大 怒 , 氣 恨 恨 的 把 門 鎖 了 。 因 想 道 : 「 我 那 情 人 色 鬼 哥 哥 , 想 他 的 病 今 已 好 了 。 我 今 日 無 事 , 何 不 前 去 一 敘 舊 好 。 」 想 罷 遂 將 大 門 掖 上 , 出 門 直 往 煙 花 巷 而 來 。 及 至 進 了 色 鬼 的 大 門 , 來 到 色 鬼 的 臥 房 , 看 見 色 鬼 面 如 金 紙 , 瘦 如 乾 柴 , 遂 問 道 : 「 色 哥 , 你 的 病 體 好 些 麼 ? 」 色 鬼 一 見 溜 搭 鬼 , 不 覺 滿 心 歡 喜 , 問 道 : 「 情 人 為 何 許 久 不 來 ? 」 溜 搭 鬼 道 : 「 家 裡 事 多 , 總 不 得 閒 。 」 說 著 就 在 色 鬼 牀 沿 上 坐 下 。 見 一 個 年 幼 家 童 , 送 茶 過 來 , 年 紀 不 過 十 六 七 歲 , 白 面 皮 , 尖 下 巴 , 兩 個 眼 如 一 池 水 相 似 。 溜 搭 鬼 接 茶 在 手 , 遂 問 道 : 「 這 個 孩 子 是 幾 時 來 的 ? 」 色 鬼 道 : 「 是 前 月 新 覓 的 , 名 叫 小 低 搭 鬼 。 」 溜 搭 鬼 笑 道 : 「 無 怪 你 的 病 體 直 是 不 好 。 」 色 鬼 道 。 「 實 因 無 人 扶 侍 , 並 無 別 的 事 情 。 」 溜 搭 鬼 目 觸 心 癢 , 不 覺 屢 將 服 去 看 他 。 小 低 搭 鬼 也 用 眼 略 瞟 了 兩 瞟 , 只 是 低 著 頭 微 笑 不 語 , 溜 搭 鬼 向 色 鬼 道 : 「 病 體 如 此 , 也 該 請 位 郎 中 看 看 才 是 。 」 色 鬼 道 : 「 此 地 並 沒 位 好 郎 中 。 」 溜 搭 鬼 道 : 「 眼 子 市 裡 街 西 頭 流 嘴 口 。 胡 謅 家 對 門 , 有 一 位 郎 中 , 是 南 方 人 , 姓 賈 , 號 在 行 , 外 號 是 催 命 鬼 。 新 近 才 來 , 卻 是 一 把 捷 徑 手 , 何 不 請 他 來 看 看 ? 」 色 鬼 聽 說 , 喜 之 不 盡 , 遂 差 小 低 搭 鬼 牽 了 一 匹 倒 頭 騾 子 , 前 去 請 催 命 鬼 。 小 低 搭 鬼 走 到 眼 子 市 裡 問 著 催 命 鬼 的 門 首 。 便 叫 道 : 「 賈 先 生 在 家 麼 ? 」 只 見 催 命 鬼 穿 一 領 陳 皮 袍 子 , 戴 一 頂 枳 殼 帽 子 , 腰 繫 一 條 鉤 藤 帶 子 。 搖 搖 擺 擺 , 走 將 出 來 問 道 : 「 那 家 來 請 ? 」 小 低 搭 鬼 道 : 「 煙 花 巷 裡 色 宅 來 請 賈 先 生 調 理 病 症 的 。 」 說 畢 , 從 拜 盒 內 取 出 一 個 紅 帖 來 。 上 寫 著 「 年 家 眷 弟 色 鬼 拜 」 。 催 命 鬼 接 帖 在 手 , 便 長 出 一 口 氣 道 : 「 連 日 不 暇 , 今 日 更 忙 , 如 何 能 去 ? 」 小 低 搭 鬼 道 : 「 賈 先 生 不 必 推 辭 , 今 日 來 請 你 , 是 溜 搭 鬼 舉
Un pour Un
Permettre à tous d'accéder à la lecture
Pour chaque accès à la bibliothèque, YouScribe donne un accès à une personne dans le bes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