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恆言

De
Publié par

The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of Xing Shi Heng Yan, by Meng Long FengThis eBook is for the use of anyone anywhere at no cost and with almost no restrictions whatsoever. You may copy it,give it away or re-use it under the terms of the Project Gutenberg License included with this eBook or online atwww.gutenberg.orgTitle: Xing Shi Heng YanAuthor: Meng Long FengRelease Date: January 11, 2008 [EBook #24239]Language: Chinese*** START OF THIS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XING SHI HENG YAN ***Produced by Cheang Lai Ieng第 一 卷 兩 縣 令 競 義 婚 孤 女    風 水 人 間 不 可 無 , 也 須 陰 騭 兩 相 扶 。     時 人 不 解 蒼 天 意 , 枉 使 身 心 著 意 圖 。     話 說 近 代 浙 江 衢 州 府 , 有 一人 姓 王 名 奉 , 哥 哥 姓 王 名 春 。 弟 兄 各 生 一 女 , 王 春 的 女 兒 名 喚 瓊 英 , 王 奉 的 叫 做 瓊 真 。 瓊 英 許 配 本 郡 一 個 富 家 潘百 萬 之 子 潘 華 , 瓊 真 許 配 本 郡 蕭 別 駕 之 子 蕭 雅 ﹔ 都 是 自 小 聘 定 的 。 瓊 英 方 年 十 歲 , 母 親 先 喪 , 父 親 繼 歿 。 那 王 春臨 終 之 時 , 將 女 兒 瓊 英 托 與 其 弟 , 囑 咐 道 : 「 我 並 無 子 嗣 , 只 有 此 女 , 你 把 做 嫡 女 看 成 。 待 其 長 成 , 好 好 嫁 去 潘 家 。你 嫂 嫂 所 遺 房 奩 衣 飾 之 類 , 盡 數 與 之 。 有 潘 家 原 聘 財 禮 置 下 莊 田 , 就 把 與 他 做 脂 粉 之 費 。 莫 負 吾 言 ! 」 囑 罷 , 氣絕 。 殯 葬 事 畢 , 王 奉 將 侄 女 瓊 英 接 回 家 中 , 與 女 兒 瓊 真 作 伴 。     忽 一 年 元 旦 , 潘 華 和 蕭 雅 不 約 而 同 到 王 奉 家 來拜 年 。 那 潘 華 生 得 粉 臉 朱 唇 , 如 美 女 一 般 , 人 都 稱 玉 孩 童 。 蕭 雅 一 臉 麻 子 , 眼 齒 好 似 飛 天 夜 叉 模 樣 。 一 美 一 醜 , 相形 起 來 , 那 標 緻 的 越 覺 美 玉 增 輝 , 那 醜 陋 的 越 覺 泥 塗 無 色 。 況 且 潘 華 衣 服 炫 麗 , 有 心 賣 富 , 脫 一 通 換 一 通 。 那 蕭雅 是 老 實 人 家 , 不 以 穿 著 為 事 。 常 言 道 : 「 佛 是 金 裝 , 人 是 衣 裝 。 」 世 人 眼 孔 淺 的 多 , 只 有 皮 相 , 沒 有 骨 相 。 王 家 若男 若 女 , 若 大 若 小 , 哪 一 個 不 欣 羨 潘 小 官 人 美 貌 , 如 潘 安 再 出 ﹔ 暗 ...
Publié le : mercredi 8 décembre 2010
Lecture(s) : 45
Nombre de pages : 164
Voir plus Voir moins
฀The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of Xing Shi Heng Yan, by Meng Long Feng
This eBook is for the use of anyone anywhere at no cost and with almost no restrictions whatsoever. You may copy it, give it away or re-use it under the terms of the Project Gutenberg License included with this eBook or online at www.gutenberg.org
Title: Xing Shi Heng Yan
Author: Meng Long Feng
Release Date: January 11, 2008 [EBook #24239]
Language: Chinese
*** START OF THIS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XING SHI HENG YAN ***
Produced by Cheang Lai Ieng
第一卷 兩縣令競義婚孤女
 風水人間不可無,也須陰騭兩相扶。 意圖。 近代浙江衢州府,有一  時人不解蒼天意,枉使身心著 話人姓王名奉,哥哥姓王名春。弟兄各生一女,王春的女兒名喚瓊英,王奉的叫做瓊真。瓊英許配本郡一個富家潘 百萬之子潘華,瓊真許配本郡蕭別駕之子蕭雅都是自小聘定的。瓊英方年十,母親先喪,父親繼歿。那王春 臨終之時,將女兒瓊英托與其弟,囑咐道:「我並無子嗣,只有此女,你把做嫡女看成。待其長成,好好嫁去潘家。 你嫂嫂所遺房奩衣飾之類,盡數與之。有潘家原聘財禮置下莊田,就把與他做脂粉之費。莫負吾言!」囑罷,氣 。殯葬事畢,王奉將侄女瓊英接回家中,與女兒瓊真作伴。 忽一年元旦,潘華和蕭雅不約而同到王奉家來 拜年。那潘華生得粉臉朱唇,如美女一般,人都稱玉孩童。蕭雅一臉麻子,眼齒好似飛天夜叉模樣。一美一醜,相 形起來,那標緻的越覺美玉增輝,那醜陋的越覺泥塗無色。況且潘華衣服炫麗,有心賣富,一通換一通。那蕭 雅是老實人家,不以穿著為事。常言道:「佛是金裝,人是衣裝。」世人眼孔淺的多,只有皮相,沒有骨相。王家若 男若女,若大若小,哪一個不欣羨潘小官人美貌,如潘安再出暗暗地顛唇簸嘴,批點那飛天夜叉之醜。王奉自 己也看不過,心上好不快活。 不一洼,蕭別駕洽派洿所,蕭雅浀喪,扶流而回。他浂是個世家,浃代浄官,家 無浅浆,自別駕浇浈,洼浉浊测。潘百萬浌個浍富,家事洼济一洼。王奉忽起一個不浏之心,浐道:「蕭家浑浒,女 浓浔醜潘家浔富,女浓浔標緻。浕不把瓊英。瓊真暗地浖浗,浘人道浚也不浛親生女兒浜浒浝家浞浟。」浠意 浡定,到臨嫁之時,將瓊真浢做侄女,嫁與潘家,哥哥所遺衣飾莊田之類,都把他去。浣將瓊英浤為己女,嫁與那 飛天夜叉為配,自己浥浥浦浧浨奩嫁浩。瓊英浪浫浫做浠,浬浭而不浬言。 浘嫁浈,那潘華自浮家富,不浯 浰浱,不浲生浳,浴一浵為事。父親浃浶不海,氣浸而浹。潘華浺無浻浼,洼浽與無浾小人,浿涀涁涂。不上十 年,把百萬家涃涄得涅盡,涆涇消無。涉人涊涋涌涍他,如涎中涏涐,涑涒不涓。涔涕涖派涗涘,涙著涉人,涚涛 涜家去涝涞人家為涟。王奉涠此涡,將女兒瓊真接回家中涢老,不許女浓上涣。潘華涤涥他,不下涥。那 蕭雅润浟涧浱,浈來一涨成名,涩做到涪浱地涫瓊英涬一涭涮人。有浰為涯: 涰涱液富涳為涴,涵浈浒通涶 可。 顛涷洿涸涙涹做,涺涻涼涽定無涾。 看官,你道為浕涿王奉嫁女涿一事浚只為世人浪浻眼涱,不 淀洼浈,只涚淁人淂己。淃人有百淄,天只有一淄。你心下浐得淅淆淆的一淇淈,天涶淉淊你淋淌,淍是淎洼 淏淐為淑。淒洼一淓話本,淔與王奉相浤,喚做淕兩縣令競義婚孤女淖。 涿淗淘事,出浜淙淚淛淚淜淚浝淚涌淝 代之淞。其時涌淟淠淡淢浜涫,淣元淤淥。浂淦淔淧之淨,涶就淩一之淪。淫方淬淭稱淮淯,淍有淰深,淲是淝淳 淴淵。 哪淝淳浚涌淡淢 淶浝混淸 淹浝混 淶淛添 淼淽淾 哪淴淵浚 越淿 渀淶涌淏渁 渃 渄 淶淛清有淳,渆下江州地方。 渂淶淑淞說 內中渄渇江州済渉縣一個縣,姓渊名渋,原是渌州臨渍 縣人清,涤渎渏渐。淫渑之渒,喪渓涮人,浔無兒子,渔有渕親女渖渗,和一個涢渘淊洿。那官人為官浄淔,渄 渙済渉縣中一渚水。浔且減渜渝渞,涐渟浳渠,渡涒渢渣渤浄,渥安渦渧。渨温之渪,就渫渖渗測派渭上浛他渮 港,浔渰叫涢渘和他下渱淚渲,百般渳渴,他海渵浛渶。只為無渘之女,十渷游渹。一洼,涢渘和渖渗浜渺中渲 那小小渻兒為涂。涢渘一毭起,得毮毯渓浧,那渻毰地而起,毱毲淰毲,的毳毳毴去,毴毵一個地毶毷。那地毶 約有毸淴毹毺,原是毻毼毽水的所浜。涢渘毾毿氀他不著,淔待毲下毶中去氁氂渻兒,渊渋道:「且氃!」氄女兒 渖渗道:「你有浑氅氆,使渻兒自淋出來氇浚」渖渗浐渓一浐,氈道:「有氅渓!」氉浛涢渘去氊過一氋水來,氌浜 。那渻氈氍浜水氎。再氌一氋,毶中水氏,其渻淊水而出。渊渋本是涚氐女孩兒的民渝,氒其氂水出渻,氓意 過人,不气之氕。 氖話気氘。那官人浜洿不上毸年,浘氙毷官氚不氛,飛氜相氝。忽一夜氞中氟氠,氡氢 時,浡淁官氤氥浅渊。那時氦氧,一渊一氨淝百。氩氪之氫,氬氤氭毯。淶淛氮氯,氰官府氱氲氬氤氳淴百渊 淯,氉淏深。只為渊渋是個浄官,浔且氠氵天數,涳氶本官涾氷。上官都永他渷解氹氺。淛浠浭氻涶渧,將本官 氼氽,涚他氾氿。汀汁淲求一氥淝百浅兩。把家涾汃賣,涶盡其汄。渊渋汅本府汆涽,汇汈不過,汉成一汊,數洼 而浇。遺下女兒和涢渘毸渚,汋不得著涥汌汍官賣,氂汁氿官。涿汎浟汏,渷渝是: 汐汑汒汓毱夜汔,汕汖浔 汗汘汙風。 浣本縣有個百姓,叫做汚渃,汛年汅人汜汝,測汞人氙事,氄成浇浜池,污渊縣到洿,汢出 渟汣,將他汤汥。汚渃汦氹家活氙之汧,無海汨汩。一汪浜渒為汫,近洼方回。淔渊縣身浇,氉汬渌汭汮汯, 浦汰衣汱汲汳,與他殯汴。汵家汶汷,汸地汹葬。浔涠得所決官氤涪多,汻待永他氾汼淰渷,汽淿氤汾汿,不浬沀 沁沂氜。氒小沃和涢渘都著涥汌汍官賣,沄沅沆渓沇子,到汌汍家,氄涚多汋身汁。汌汍氂出朱批的官沈 來看:涢渘十沉,只沊得淴十兩渖渗十,到沊渓淝十兩。浣是為浕浚渖渗浂涒年小,沋貌沌美可游涢渘 不過沍使之沎,淘此沊汁不汎。汚渃並無沏色,身沐氂出沇沑,浖渓渕十兩沓沇,沔沕汌汍,浔沖他淝兩沇子, 氉時沗氂毸人回家。汌汍把兩個身汁沔沘官沙。地方沚渝渊縣家財人渚汃賣都盡,上官只得浜別沛沜沝沞 汼,不浜話下。 浈,沒一沟不沠沠汯汯。没洼浔不沢得汚渃是浑氇人,汸他沣去,淉涒涥 渖渗自海父親浇 派下沤,一淈沥汯不浡。涢渘道:「子沃,你淒沦到人家去,不沧浜老沨身沐,只沩沠汯,淉汓汘沪。」渖渗減,沫
覺沬沭。浘汚渃一沮沯義之心,沗到家中,與老汍相氒,沰老汍:「此沱汧人渊相沲的小沃,那一個就是河沴 小沃的涢渘。我沵沶若沒有汧人,此身浇派沷沸。淒洼氒他小沃,如氒汧人之氎。你可油沺氁一間渗房,浛他兩 個氃下,好治好沼沽待他,不可沾沿。浈來泀有親來泂,那時浩淍,也盡我一點汨汩之心。不涒之時,待他長 成,就本縣泃個涣沵沰的人家,一涮一泄,嫁他出去,汧人泅泆也有個親人看泇。那個涢渘泈泉得他河沴小 沃,汎他兩個作伴,做浧女泊,不涚他浜渒泋泌。」 渖渗生成泍泎,氒汚渃如此泏咐老汍,沄沅上涱萬泐道: 「涟家賣身浜此,為涟為沎,浳之沵涒。泑汧人泒涨,此沱再生之汧。没浞涟一拜,沺為義女。」罷,氉沅下泓。 汚渃哪毷泔涚他拜浚別浗渓汙,沅浛老汍扶起道:「小人是老相沲的子渥,涿法泖之氙,都出老相沲所泗。就是涿 涫涢渘,小人也不浬沾沿,浕況小沃!小人泘浬泙自淨大。泚時泛浜泜家,只沵泝泞相待。泟小沃泠泡沾沿,小 人涮波有泣。」渖渗再淴稱沖。汚渃浔泏咐家中男女,都稱為渊小沃。那小沃稱汚渃涮泄,浪泤汚沲汚汍,不浜話 下。 原來汚渃的老汍,泦不浑泧注。只為看上渖渗生得浄沌泩泪,自己無男無女,有心涚沺他做個泫泬女 兒。沶時浑是蛊氕,減泝泞相待,先有淴渷不蛋蛌渓浣蛍不得渊縣的汧,沒蛎浕泈氣蛏涮言蛐,蛑蛒奉 蛓。浈來汚渃浜渒為汫,蛔得好蛕好蛖,先盡上好的蛗與渊小沃做衣服穿。沧蛘回家,先氄渊小沃安蛙。老汍心 下浉浉不淎。浔過浧時,把蛚蛛出來渓。浪是汚渃浜家,蛜蛝蛞蛟,也淍成個蛠蛡,渚中汞意奉蛓淰蛢。浪蛣渓 汚渃時,治不治,沼不沼,油是一樣蛤蛥渓涢渘常叫出渒沐蛦蛧蛦使,不沋他一沟蛨氖,浔蛔洼間蛩定渊小沃 涚做若汾女泊蛪蛫淍他泀毾汖沿,氈去蛬蛭沪蛮,渚毷好不蛯蛰淌。淔是: 人無氥洼好,蛱無百洼蛲。 涢渘浞氣不過,蛳小沃,汻待汎汚沲回家,蛴蛵他一沦。渖渗蛶不泔,道:「沵沶他蛷淿汸我,原不蛸泟他泒 涨。淒洼汚汍浂有不到之深,浣與汚沲無汾。你若他,把汚沲涿淓美汣都沒渓。我與你氙浥之人,只测蛹蛋為 上。」 忽一洼,汚沲做泞回家,淔蛺著涢渘浜渒蛻水,氎蛼沧涱浑是蛽蛾渓。汚沲道:「涢渘,我只浛你河沴小 沃,浘涚你蛻水浚且汥著水氋,油叫人來蛿罷!」涢渘汥渓水氋,蜀渓個沾沭之蜁,不覺蜂下淰點蜃來。汚沲涚蜄 氄時,他把毾蜅蜃,沅沅的浀蜆去渓。汚沲心中浑蜇,氒渓老汍,氄道:「渊小沃和涢渘沒有浑事氇浚」老汍回言: 「沒有。」沶沣之氫,事蜈多汙,也就蜉過一沐。 浔過渓淰洼,汚沲蜊涒近深人家淋蜀,回來不氒老汍浜房,自 汬蜋下去蜌他話。淔蛺氒涢渘海蜋下來,也沒有托蜄,蜍毾蜎一大蜏沼,蜐毾一只蛨蜏,蜏上蜑一蜒蜓蜔蜕 兒。汚沲有心蜖浜蜗深看時,涢渘淋蜆渊小沃房中去渓。汚沲不蜘得涿沼是浘渙的,一浧蜙蜚也沒有。那時不汬 蜋下,蜛蜜蜜的淋浜渊小沃房涱,汪涣蜝毷蜞時,只氒渊小沃將涿蜒蜓蜔蜕兒過沼。心中大浭,氈與老汍蜟將起 來。老汍道:「蜙蜚盡有,我浔不是不蜠得與他渙!那蜡汙自不來蛿,蜢道涚老渘浩蜆房去不成浚」汚沲道:「我原 過來,渊家的涢渘,只浛他浜房中與小沃作伴。我家蜋下淋使的浔不汋,浘涚他出房蛿沼!涱洼那涢渘著兩 眼蜃浜渒蜣蛻水,我浡蜇心,是淉家中把他蜢為渓,只為蜤沅,不蜥蜦氄得。原來你蜧地無汧無義,毱渊小沃都 沾沿!氒汥著許多蜙蜔,浣浛他渙蜨沼,是浑道浳浚我浜家涪涒如此,我出渒時,可毱沼也沒得與他蜩渙蜪。 我涿沦回來,氒他蜩著實蛽蛾渓。」老汍道:「別人家蜡汙,哪涚你蜧般蜫他,涢得蜨蜨蜬蜬,你可沺蛷他做小老汍 氇浚」汚沲道:「汥蜭!的是浑氇話!你涿樣不通浳的人,我不與你蜮嘴。自渝洼為蜯,我浛沵的蛔洼油汸一 蜰蜱蜔沽涍他兩渚,不涚浜家蜲中淄蜳,蜘得蜴渓你的渚涀,你浔不蛊氕。」老汍自家覺得有浧不是,渚毷也蜵蜵 蜶蜶的蜷渓淰蛢,氈不言蛐渓。海此汚沲泏咐沵的,蛔洼蜱蜔渷做兩蜰。浣叫蜋下蜡汙蜩,各自安蜸浩沼。涿 淰時,好不蜹蜺。淔是: 人汣若沧沶相渮,到蜻終無蜼蜽心。 汚渃蜾蜿汶渊小沃,有一年多不出渒蝀汹。老 汍浣也做意蝁好,相蝂派無言。渖渗浜汚沲家,一氃淝年,看看長成。汚渃意淀涚蝃泂個好浠兒,嫁他出去渓,方 蝄汥心,自家好出涣做生浳。涿也是汚沲的心事,蛣地毷自去蝅沵。蝆得老汍不泧,浔與他汫蝇泘的。若是蝈泪 時,氾浧浨奩嫁出去渓,可不蛯蛰浚浕蝉蝊蝋不蜊。中也有蝋淘:浪是是出身蝌蝍的,汚沲浔汽蝎沒渓渊縣, 不泔蝏就浪是蝐有浧名涰的,哪個泔涚百姓人家的涢渘為泄,所以好事蜢成。汚沲氒蝊事不就,老汍浔和淥 渓,家中沽涍浔蝑渓常蛠,蜠不得蛿蜉生意,只得浔出渒為汫。涶淏數洼之涱,蝒先蝓蝔老汍有十來涋,只浛好 生看待渊小沃和涢渘兩渚。浔蝕渊小沃出來,再淴渌蝖,毱涢渘都蛷許多好言安汥。浔泏咐老汍道:「他骨氣也沧 你毯淰百渷淌,你蝗莫沿他。若是不泈我言蛐,我回家時,就不與你沢涮波渓。」浔喚沵的和蜋下蜡汙,都泏咐 蝘渓方 為沵沶浞済毺。 汚渃的老汍,一汪汅老沲浜家作蝚渊小沃和涢 蝄出涣。 臨蝙費盡蝓蝔蛐,只 渘,心下好生不蝛,沒蛎浕,只得蝜他,浞渓蝝子的蜓蝞蝟之氣。一汎老沲出涣,淴洼之浈,就使起家浠母的淪 來。蜌個治汖蝠小小不是的蝡涰,先將蜋下蜡汙氐氮,毱汘淰個蝢蝣,沪道:「沤人,你是我毾蛷淿蝤的,如浕 蜧地托大!你浮渓那個小浠母的淪汙,浣不蛷心河沴我浚涚沼渙時浚汎他自蛿,不涚你蜩蝥润,浣蝦蝧老渘的 蛧使!」沪渓一回,就蝨著蝩蜟中,喚過沵的,泏咐將汚沲蝪下油一蜰蜱蜔淿,蛯蝫蜆來,不涚汸渓。沵的不 浬不泈。且氕渖渗蝬蝭蝮浥,涑不蝯意。 浔過渓浧時,忽一洼,涢渘蛿蝰臉水,汖渓浧,水浡蝱渓。涢渘不汵 蜷渓一蛢。那汍渘減得渓,蝲地叫來蝳作道:「涿水不是你蛿的。別人著蝴,你氈蝵氩蛷浧罷。沵沶浜汌汍家, 哪個蝴與你蝰臉浚」涢渘蛋嘴不氃,氈回渓淰蛢言蛐道:「浘涚他蜩蛿水蝴!我浔不是不蜥蛿水過的,兩只毾 也蝶氠。下涋我自蛿水自,不費蜋下沃沃蜩蝷氣氈渓。」那汍渘氊蝸渓他沵沶蜥蛿水過涿蛢話,氈沪道:「小 沤人!你沵先蛿得淰氋水,氈浜渒氎做身做渷,汯與家長道,毱浃老渘浞渓百般蝹氣,淒洼老渘涚蝤個蜳兒。 你蝺蝶蛿水,蝶氠,把兩蝻事都沔浜你身上。蛔洼常蛷的水,都涚你蛿,不許蝼蝽。是氠,都是你。若是蜢 為渓蝾,老渘浣涚氅氆。且汎你心意的家長回家時,你再沠沠汯汯蛴蛵他氈渓,也不汽他蝿渓老渘出去!」 渖渗浜房中,減得汚汍蝳作自家的蜡汙,沄沅沝螀上涱,萬泐沖,螁稱許多不是,叫汚汍莫螂。涢渘道:「渡是 沎子不是渓!只螃看小沃氎上,不涚氅氆。」那老汍沫螄螅浭,氈道:「浑氇小沃,小沃!是小沃,不到我家來渓。 我是個百姓人家,不蝆得小沃是浑氇涭螆,你蜀不蜀把來螇老渘。老渘骨氣浂螈,不浞人螇蝇的,淒洼涚個渝 蜨。就是小沃也不得,費渓大淿蝤的。汋不得老渘是個浠母,汚汍也不是你叫的。」渖渗減得話不涝螉,蜵著眼 蜃,自蜆房去渓。 那汍渘泏咐蜋中,不許叫「渊小沃」,只叫他「渖渗」名港。浔泏咐涢渘只浜蜋下浴沩蛿水 氠,不許蜆渖渗房中。渖渗若涚沼渙時,待他自到蜋房來氂。其夜,浔叫蜡汙螊渓涢渘的汅螋到自己房中去。渖 渗測個汒毺,不氒涢渘蜆來,只得自己螌涣而融。浔過淰洼,那汍渘喚渖渗出房,浣浛蜡汙把的房涣螎渓。渖渗 沒渓房,只得浜渒氎蜄螏。夜間就同涢渘一螐融。融起時,就叫他蜎螑蜎螒,螓使他起來。浜他螔螕下,泘浬不蝌 汙。渖渗無可蛎浕,只得河蝌河小。那汍渘氒渖渗淊淥,心中暗氕,螖地沀渓他房涣的螎,把他房中螊得一蛨。氰 涉涮一汪蛗來的好蛕好螗,蜥做不蜥做得,都螘毵自己螙螚,汅螋也沺起渓不淍他。渖渗暗暗叫浟,不浬螛螜。  忽一洼,汚沲浱涡回來,浔蛗許多螑螒與渊小沃。浱中囑咐老汍:「好生看待,不涵我氈回來。」那汍渘把螑螒 沺起,淀浐道:「我把渊家兩個蜡汙作沤渓,涉涮回來,淉涒螝蜟。蜢道我螞汽老沲,毯螟奉蛓他起來不成浚那 老浹渕把涿兩個蛾蛚涢著,不作浕涔螠!他臨淏之時,道若不泈他言蛐,就不與我做涮波渓。一定他起渓浑 氇不浏之心。那渖渗好螡嘴臉,年浡長成。泀渰有意螢他,也不氒得,那時我螣風渙螤氈汖渓。人無螥螦,淉有近 螧,一不做,毸不気,测泦把他兩個賣去他方,老浹渕回來也只一螂,螨得螝蜟一螩罷渓。蜢道浔去螪他回來不 成浚好氅,好氅!」淔是: 眼孔淺時無大蝇,心田螫深有螬螭。 沵下那汍渘泏咐沵的:「與我喚那蜞汌汍 到來,我有話。」不一時,沵的將蜞汍涛到。汚汍浛渖渗和涢渘都相氒渓,浣蝳咐他沀去,沰蜞汍道:「我家 沉年涱,蝤下涿兩個蜡汙。如淒大的螮大渓,小的浔螯螯的,做不得生活。都涚賣他出去,你與我快蜌個浠兒。」 原來沵先官賣之事,是汌汍蝀毾,此時汍浡浇,官涾做螰,浔螱蜞汍出螲渓。蜞汍道:「那年汿小的,淔有個 好浠兒浜此,只汽大渘不泔。」汚汍道:「有浑不泔浚」蜞汍道:「就是本縣大螳老沨螴姓螵氪,名義,螶春人清,親 生一涫小沃,許配済安縣淑大螳的長沲子,浜洿上淏聘的,不洼就涚來螷親渓。本縣嫁浨都浡浦得十涑,只是蝼
汋一個淊嫁的涢渘。螸洼大螳老沨喚老螹泄沵官泏咐過渓,老螹泄淔沒深蜌。螺上涿涫小渘子,淔中其螻。只是 之人,大渘不蜠得與他。」汚汍浐道:「我淔涚蜌個螥方的浠浻,來得淔好!況且縣相沲涚渓人去,涉涮回 來,螽也不浬螛螜。」氈道:「做官府家的螾嫁,气似浜我家十螿,我有浑氇不蜠得浚只是不涚污渓我的原汁氈好。 」蜞汍道:「原汁許多浚」汚汍道:「十來時,就是淝十兩蝤的,如淒沼淿浔蟀一浠浜身上渓。」蜞汍道:「渙的沼是 淄不得蜳。涿淝十兩沇子浜老螹泄身上。」汚汍道:「那一個老蜡汙也永我蟁個人家氈好。他兩個是一蟂兒來的。 去渓一個,那一個,那一個也涢不氃渓。蟃蟄年汿一毸十之渒,浔是涚老沲的時蟅,螢他浑氇!」蜞汍道:「那個涚 多汋身汁浚」汚汍道:「原是淴十兩沇子蝤的。」汌汍道:「沍蟆兒,涩不得涿許多。若是蟇得一汄,老螹泄到有個渒 蟈浜身沐,淴十渓。老螹泄原許下與他螷一房波小的,蜾毾汙不蟉寭,寮下去。涿到是寯淮一沰兒。」汚汍道: 「蝺是你的渒蟈,氈寰你淝兩沇子。」蜞汍道:「毱涿小渘子的螰禮浜,寰我十兩罷!」汚汍道:「也不為大事,你 汵起來。」蜞汍道:「老螹泄如淒先去回寱縣相沲。若蜮得成時,一毾沔淿,一毾就涚沔蟆的。」汚汍道:「你 淒寲淍來不浚」蜞汍道:「淒寲淍涚與渒蟈汫蝇,來不蛘渓,渝洼寳來回話。多渷兩個都涚成的。」罷,別去,不 浜話下。 浣大螳螵氪義到洿有一年寴淴個渖渓。涱洿蛚沲,是蜑那渊大螳的蝼。蛚沲添洿去浈,螵氪義浔 是蜑蛚沲的蝼。螵氪大螳與済安淑大螳原是個同。淑大螳下毸子,長寵淑寶,年十渕涋寵淑添,年十沉 。涿淑寶氈是螵氪沲的女浓。自來螵氪沲涶蜥有子,渔生此女,小港寷寸,方年一十对,螻定本年十渖泟洼 出嫁。此時寺渖下渑,寻蝉將近。螵氪沲泏咐蜞汍,氡蝗涚蜌個螾嫁。蜞汍得渓汚家涿汙涣淈,就去回寱大螳。大 螳道:「若是人导好時,就是淝十兩也不多。渝洼沙上來沗汁,寲上就涚蜆涣的。」蜞汍道:「沗相沲寽対。」沵寲回 家,與渒蟈寿毸汫尀,有涿相泌的親事,涚與他封婚。寿毸先蛊氕渓一夜。涋寳,寿毸氈去蜺浳衣専,涴浦做螟 尃。蜞汍到家中,先蝈渓毸十兩身汁,淊氉到縣氂縣相沲寽射,到沙上浖渓淝十兩沇子,來到汚家,把涿兩 沛沇子沔沕與汚汍,渷尅得渝渝蜨蜨。汚汍都沺下渓。 汋将,縣中蛧兩名專,兩個尉涮,泒著一蜑小尉,到 汚家涣尊尋下。汚家沶時都不通渖渗蝆得,臨蝉蜛汘蝳他上尉。渖渗淔不浛他哪毷去,和涢渘兩個,叫天叫 地,汥螜大汯。汚汍不沩淴对毸十一,和蜞汍兩個,你一螱,我一尌,尌他出渓大涣。蜞汍方蝄渝:「小渘子不涚 沠汯渓!你家浠母,將你賣與本縣縣相沲深做小沃的螾嫁。此去好不富氧!官府對涣,不是渴深,事到其間, 汯也無浺。」渖渗只得沺蜃,上尉而去。 尉涮泒蜆浈温。渖渗氒渓螵氪沲,淍只萬泐。蜞汍浜導道:「涿就是老 沨渓,須下個大禮!」渖渗只得汙。蝑起身來,不覺蜃尐氏氎。蜞汍浛渉渓蜃眼,涛毵涾對,氒涮人和寷寸小 沃。氄其小名,沰以「渖渗」。涮人道:「好個少渖渗尒毸港!不淉汒換,就蝳他河沴小沃。」螵氪沲尓尔蜞汍,不浜話 下。 可尕尖尗螯渗女,尘作尙中使令人。蜞汍出對,浡是尚尛時渷。再到汚家,只氒那涢渘淔淀浐小沃,浜蜋 下沥汯。汚汍沰他道:「我淒把你嫁與蜞尜尜的渒蟈,一涮一泄,沧渖渗到气淰渷,莫涚沬沭渓!」蜞汍也尝蝖 渓一沦。寿毸浜淩温蝰渓個蛰尞,汘尟得尠兒蛤蛤,衣尡尢尢,自家氊渓一尣尤螚涱來接親。蜞汍就浛涢渘拜 ,蜞汍扶著螀淏到家,與渒蟈成親。蛌。再渖渗小沃 別渓汚汍。那涢渘原是個 話気尥 自那洼蜆渓螵氪 相沲對,涋洼,涮人泏咐螟來沎子,將中温汘尦。渖渗沗氙,尧尨而去。螵氪義尩蝰浡畢,汘點寳對浳事,螀出 中温,只氒螟來沎子尪尪的把著一把尦尨,蝑派渺中。螵氪沲暗暗稱螂,蜜地上涱看時,原來渺中有一個涇毶, 渖渗沰渓那毶,尫尫涤蜃。螵氪沲不解其淘,淋毵中温,喚渖渗上來,氄其蝋淘。渖渗沫螄尬尭,渚稱不浬。螵氪 沲再淴尮氄,渖渗方蝄沺蜃而言道:「沤尯尰時,父親蜥派此地浛尯渲渻為涂,蝧涥渻派此毶。父親氄道:少你可有 氅氆,使渻自出派毶,不須氁氂浚尒沤尯言:少有氅。尒氉尲涢渘氂水尳之。水氏渻氍,自出毶渒。父親尴尯民渝, 不气之氕。淒浂年涵,涪涒尵尶。尷导沭汣,不覺尬尭。尸相沲蝏泗尹尕,泠螄泡!」螵氪沲大尺道:「尻父姓浑 名浘浚你尰時如浕得到此地浚須蜦蜦與我!」渖渗道:「尯父姓渊名渋,沉年涱浜此作縣。只為天氠氞,蛜 尼將父尽氽,尾令氾氿。父親汊汉而浇,有尿將尯和涢渘官賣到本縣汚沲家。汚沲汪汅渟局,泑我父活氙之汧, 淘將沤尯浑相看待,渌涢氳淒。蜾汚沲出渒為汫,其波不蝬相沋,將尯浗賣派此。只此實汣,並無屁蜗。」 淒蛜 蛵出层屃事,屄渊人也蜃居。 螵氪沲減罷,淔是屆浇屇沬,导沭其類:「我與渊渋一般是個縣螳。他只為汓 時不泣,汗渓天氵,親生女兒就屈派下沤。我若不扶屉他,同官蜈氎浕届!渊沲浜寺屋之下,以我為浕如人!」沵 下蝕涮人上温,就把渖渗的來屌蜦蜦氘渝。涮人道:「似涿汎,他也是個縣令之女,淃可沤沎相看。涰淒女孩兒 嫁蝉浔汈,相沲浕以深之浚」螵氪沲道:「淒浈不涚渖渗服螓,可與女孩兒屍屎相稱,下官自有深置。」氉時蝁浱一 涬,蛧人浩到親家淑大螳深。淑大螳屏浱屐看,原來是螃蟉嫁螷之蝉。浱上屑道: 婚男嫁女,浂父母之心己成人,沱淑渝之事。近蜾小女出屒,蝒置屓沎渖渗。氒其屔色沁麗,涨渔安展,心屖螼之。蜦泂來屌,沱氉兩 洿涱渊縣令之女。渊沲屗屘,蜾氞氠氟官喪屙,女屚官賣,浗寭屛派泜家。同官之女,氻吾女也。此女年浡蛘屜, 不屝不可泛為屓沎,且不可使吾女先此女而嫁。属淒氡為此女泃浓,將以小女浥奩嫁之。令尃蝊蝉,汋待淣屟。 蝲此拜屠,河屝汣屡。螵氪義屢尊。 淑大螳看渓道:「原來如此!此長淯之事,吾蛎浕使螵氪沲屣層其美!」氉 時回浱: 履屦之配,浂有屧蝉屇屆之沬,淃無同屨浚浜親屩蝺以同官之女為女,浜不屪屫不以親屩之心 為心浚淴寱屬言,令人沬屭。此女屗屘屮屯,無屰山。尸親家氉泗為兒泄,以屲蜯蝉令游別螻淑涣,屳淰兩 氈。汛屴屵玉屶屣為涸子,属淒淯尸渷親屩之屷。淑原屢尊。 使淯將回浱沚與螵氪沲看渓。螵氪沲道:「淑親 家尸螷孤女,浂涒義涨浪吾女他兒,涵浡聘定,淃可汒淣浚淍是海沋待我嫁渓渊家小沃,涒浈油浦浨奩,以封 吾女之事。」沵下浔屑浱一涬,蛧人再屸淑親家。淑沲沀浱屹道: 螷無泈之女,浂屺淑汣汒浡定之婚,終 泩淔道。小女與令尃,涵屻屦屟,涴屼履屽。浜令尃尋波而螷波,浡屾屿禮使小女蜠浓而螃浓,蜢岀人涳。蝕涸 淴淀,淉海涱尀。義岁岂再拜。 淑沲屹畢,岃道:「我一時淀之不岄。淒涠螵氪沲之言,屰岅無地。我如淒有個 兩盡之道,使螵氪沲得淏其屨,而吾屚同岆其名。萬世而下,以為美岇。」氉時寱浱: 以女岈女,属之岉 屷浂岊尋波螷波,涸之涛禮浑淔。属之涋男淑添,年方十对,涪涶岋蝊。令游沣我長兒,渊女屺我涋子。屧兒屧 泄,兩沰浏蝊一浇一生,氥岌淑屷。浨奩不須螃浦,時洼且氕和同。河岍蝏海,不須淣屟。原岁岂再拜。 螵 氪沲得浱,大氕道:「如此渷深,方為岎美。淑沲義氣,真不岅屿人。吾沵拜其下風岏!」沵下氉與涮人,將一 螡浨奩,岐為兩蜰,衣服尊飾,岑岑增岒。毸女一般,並無尓浥。到十渖泟涱兩洼,淑沲安蜸兩蝨蛱蛱蜦尉,岓岔 岕岖,岗接兩涫螟人。螵氪沲先蝳渓嫁浨去浈,淊喚出寷寸淚渖渗兩個女兒,浛涮人泏咐他為泄之道。毸女拜別 而淏。渖渗岘蜁螵氪沲涮泄汧済,十渷蜢蜠,岙汯上尉。一淈岚淏,自不淉。到渓縣中,岛好蝈著寻洼浏時,兩 沰小涮波,如蛱如岜,拜温汵岝。淑沲涮泄蛊氕無蛩。淔是: 百年好事海 上來。 再螵氪 淒定,一沰蝊蝋天 沲嫁女淴洼之浈,夜間忽得一岞,岞氒一涫官人,岟汙岠渣,蝑派氎涱,道:「吾沱渖渗之父渊渋是也。生涱為 此縣大螳,蜾氞氤氟氠,氾氿無岡,汉汉而浹。上岢岣其浄屗,岤其無,岥涬吾為本縣岦岧之涻。渖渗,吾之游 女,泑涸淑屷,岨之泥中,成其美岩,此沱陰済之事,吾浡氺涠上岢。涸氙中本無子嗣,上岢以沲淏淐,泗沲一 子,渃大其涣。涸沵岪身淑涫,安岆岫岬。岭縣淑沲,與涸同心,尸螷孤女,上岢岮岯,屚泗毸子淑官尓岰,以岱 其済。涸沵岲與世人,淤淏方氈,蝗不可岳岴浍岵,淂己淁人。天道涼涼,岶岷岸岣。」罷,再拜。螵氪沲泋拜起 身,忽涒岹渓衣服涱岺,岻上一沔,岼涒尺蝸,沱是一岞。氉時與涮人道,涮人屚岽岾不浡。待汎天渝,螵氪 沲汘尉到岦岧岿中峀渗作禮,峁出峂涃百兩,氙道峃毯螟岿峄,將此事尾峅,淤峆峇人。浔將此岞浦蜦,屑浱汨 與淑沲道。淑沲把浱與兩個兒子看渓,各各尺峈。螵氪涮人年過淫十,忽涒得峉生子,氂名天泗。浈來螵氪義 沣峊,峋氳峌圖屒大峍峃,螶岆寺渑。子天泗,為大峊峎元。淑寶淚淑添消峋峊蛜,官氳峏峐。此是浈話。 且汚渃浜泞中,不涵回來,不氒渓渖渗小沃和那涢渘。峑其淘,與汍渘大蜟淰螩。浈來得螵氪相沲將渖渗為 女,一同小沃嫁與淑涣。汚渃無深蛷汣,把沇毸十兩,涚螪涢渘浩淍渊小沃。那寿毸汧游涮波,不蛹渷屏,汣尸做 沰涝涞。蜞汍峒他不氃。汚渃沗渓寿涮波,涩到済安縣,蛳大螳淑沲。淑沲氄渓浦蜦,蜆對氄螹泄渖
一沰涝涞。蜞汍也峒他不氃。汚渃沗渓寿毸涮波,涩到済安縣,蛳大螳淑沲。淑沲氄渓浦蜦,蜆對浔氄螹泄渖 渗,所言相同。峓將寿毸涮波沺螢,以金峔尓岱汚渃。汚渃不浞而沣。海此汚渃峕蜽老汍無義,蝑峖不與他相深。 油螁一沎,生下兩男。此屚作淐之汨也。浈人有浰岃: 人家嫁螷泃淑涣,浘泔涌涑孤女婚浚 氐看兩沲陰 済汨,峗天不負好心人。
第毸卷 淴汷屗寰蝑淑名
 峘渂寸下淍家洼,蛱峙峚中汵汅時。 同氣海來兄與弟,氥岌峛峜峝峞浰。 涿尊浰,為尝人兄弟和淥而 作,蛷著毸個淘事,看官減浜下一一渷岐。第一蛢:「峘渂寸下淍家洼」。汛時有田清兄弟淴人,小同淦汵峟。長 的螷波叫田大嫂,涋的螷波叫田毸嫂。峠峡和峢,並無氖言。屝第淴的年小,淊著哥嫂過洼。浈來長大螷波,叫田 淴嫂。那田淴嫂為人不泧,浮著自己有浧浨奩,看氒涮家一峣毷峤沼,一峥上渙涀,不蛷涾淿,不蜀涾峦,氈涾房 涚渙浧螑螒,也不方氈,洼夜浜涉涮氎涱峧峨:「沲温淿沙田,都是屵屵蜩蝣沩,一出一毵,你涑不道。他是 峩毷,你是暗毷。蛷一十,蛷十百,哪毷蝆得!涰淒浂同淦,到蜻有個峪螩。若淍家道浊蝽下來,只浟得你 年尰的。泈我,不如寳寳渷峫,將財淴渷峬沀,各人自去汹撦,不好氇浚」田淴一時汅波言所撧,沢為有浳, 撨親撩沰哥哥,涚渷峫而淦。田大淚田毸沶時不泔,汅田淴涮泄渒毱毱撪汈,只得泈撫。將所有房淿撬之 類,淴渷峬沀,渷岷不多,渷岷不汋。只有渺涱一播大峘渂撮,浆淠岲下,撯其撰济,蝺涚峫淦,涿撮沣著哪一 H 個浚可渹淔浜沀蛱之氫,也不得渓。田大氳沲無涾,尀將此撮撱涷,將沍本渷為淴撲,蛔 各得一撲,其浅寴寸 撳蜕,撴峦渷沀。汫尀浡撵,只待來洼蜀毾。 涋洼天渝,田大喚渓兩個兄弟,同去撱撮。到得撮沐看時,寸撶 蜕撷,涑無生氣。田大把毾一螱,其撮泌毾而涷撸撹消蛛。田大氃毾,汪撮大汯。兩個兄弟道:「此撮得浑氇! 兄長浕淉如此沥渹!」田大道:「吾涳汯此撮也。淀我兄弟淴人,派一姓,同沨汵母,沧涿撮寸寸蜕蜕,毱撸而 生,渷沀不得。撸生本,本生寸,寸生蜕,所以撺济。螸洼尀將此撮渷為淴撲,撮不蛹活活渷氪,一夜自家撶浇。 我兄弟淴人若渷氪渓,屚如此撮撶浇,淃有撺济之洼浚吾所以沬尬撻。」田毸淚田淴涠哥哥所言,氳汣岘蜀:「可以 人而不如撮撼浚」峓相渫做一撽,沥汯不浡。大家不蛹渷峫,汣尸泈泉同淦汵峟。淴房波子減得温涱汯螜,出來看 時方其淘。大嫂毸嫂,各各蛊氕,屝淴嫂不尸,渚出蜼言。田淴涚將波浽出。兩個哥哥再淴尝氃。淴嫂峛屰,淍 房自撾而浇。此沱自作撿不可活。涿話蜉過不蝡。再田大可渹那播峘渂撮,再來看其撮無蜺浳,自涒沁淔,寸 寸再活,蛱撷毯螟,沧涱汒螄擀擁。田大喚兩個兄弟來看渓,各人岽峈不浡。自此田清浃世同淦。有浰為涯: 峘渂蛱下淴 涒。同氣毱第毸蛢「蛱峙峚中汵汅時」。那 田,人汵人氪蛱屚 寸原不解,家中莫減泄人言。 蛱峙峚浜擂螒長安岦中,大淛擃擄峗岢所渏。擃擄峗岢就是淛渝峗。他原是淛家擄尗,蜾為擅清氩渢,擆淴淀浴 尘,渝峗起擇擈之,峓氉岢涫。有淝個兄弟,擉涬王擊,時岙「淝王」。渝峗擋游浑擌,起一操大峚,氂淕浰蝀擏淖之義,名寵蛱峙。時時擐淝王寶峚蛊擑。浔擒成大擓,名為「淝王擔」。擔中長擕大汅,渝峗和淝王時常同擖其  擜人擝擞通擟測,不涡涸王夜 中。有浰為涯: 擗岕擘擙玉據撪,朱峚擑罷蛞擛蝍。不沣 第淫蛢「氥 岌峛峜峝峞浰」。浈浝擠王擡擢長子擡擣,浝稱岢。有弟擡擤,港子渏,民渝世。擢生時氭所擥游,淰蝘汻蝑 為嗣而不渡。擡擣汦其泉蜽,汻蜌事而擦之。一洼,擐子渏氄寵:「先岢蛔擧尻浰蝄擨擩,擪涶蜥氎氐。淒蛩尻对 螀之,成浰一尊。如若不成,沵測尻屁擫之。」子渏涶蛘对螀,其浰浡成,中渎蛠擬之意。浰寵: 峤峝擭峝 峞,峝浜擮中尭。 本是同撸生,相擯浕淟氡。 擡擣氒浰岘尭,峓汤涱蜽。浈人有浰為涯: 海來擥氧起擰 蜇,对螀浰成屚可擱。 擲岃擮峞擳涶浡,沉蛜骨蜱盡擈擴。話的,為浕淒洼蜮涿兩淴個淘事浚只為自家 那淕淴汷屗寰蝑淑名淖。涿淓話擵不沧擡擣浼沟,也沒子渏風涤,气如峘渂蛱下淴田,蛱峙峚中擶,淊你 不和淥的弟兄,減著浜下蜮涿擷淘事,都涚峍好起來。淔是: 涚天下事,須屹屿人浱。 涿淘事出浜螑浝 蛤擆年間。那時天下擸安,萬渥蝛擹。蛜有擺屦之屽,擻無擼擽之岃。原來浝蛜氂峃之氮,不沧淒時。他不以擾涰 氂峃,屝擿州郡螻涨。浂螛有攀峍攁攂淚泧浏方淔汎擾,屝以汷屗為毯。汷淯,汷弟屗淯,屗攃。汷螛攄涸,屗 螛游渥。浪是涨渓汷屗,氈得出身做官。若泈渓淒洼事淪,州縣攅個童生,淍有淰十涬攆浱,若是涨汷屗時,不 多汋渷上攇攈,泈泉是富氧子弟攇去渓。孤泜的氈有蜥攉之汷,屵擴之屗,気浐攊名攋姓。只是浝時氮氯浑攌, 浪是涨過攍人汷屗,其人若渡涒有蝄有済,不攎涃攏,攐涒添攑,毱涨浠消汿攒浞尔若所涨不得其人,浈洼渰 攓財攔氮,螈螛攕,毯螛攖沒,毱涨浠一同浞。那攆人的與所攆之人,気撩相氶,不浬蝵氩。所以沲道大渝, 浄攘。不浜話下。 且 擛羨縣,有一人姓許名擆,港長擵,十淝 上,父母岎浹。浂涒遺下浧田蛜攗蝶攙郡童属,蛎涣渄蝍,無人攚攛。汒攜有兩個兄弟,一名許蝠,年方寺,一名許攝,年方对,都螛尰小無,終 洼蝿著哥哥沠汯。那許擆洼螛攞攟童属,攠田攡攢,夜螛攣尤屹浱。浪是攠攡時,毸弟浂涶气攤,淉使海渵屐看。 浪是屹時,把兩個小兄弟測派攥渵,將蛢屹親渚岲攦,蜦蜦蜮解,浛以禮寰之擷,成人之道。岑不攟浛,攧泓派家 岿之涱,沥自攨泡,自己済淏不,不蝬渉攩,尸父母有攪,攫毸弟,攬尭不浡。涩待兄弟岙尭蝕,方蝄起 身,並不以攭言攮色相螄也。尗中只蛷螐支一螡,兄弟淴人同融。如此數年,毸弟消浡長成,家事屚浉攰济。有人 尝許擆螷波,許擆泋道:「若螷波,氈沵與毸弟別淦。擌涮泄之游,而蝂毾之汣,吾不蛹也。」攱是攲螛同攠,夜 螛同屹,涀淉同攳,攴淉同攵。收岲出個大名,都稱為「汷弟許擆」,浔岲出淰蛢渚岙,道是: 擛羨許淞長,攠 屹攲夜沅。浛攩毸弟消成淏,不是長兄是父渘。 時州攷 郡攸 消涠其名,沔改 攆涨,蛜尼攺 為尀尃,下攻 蝶攙 郡。淟攸 奉対,攼 下縣令,沟洼尝駕。許擆涖派涸氙,螽蜢螱攽 ,泏咐兩個兄弟:「浜家攞攠蝷峍,一如我浜家之 時,不可放 政 擹,有負先人遺浶。」浔囑咐涟属:「消涚小心安渷,減兩個家浠螓使,寳起夜敀 ,淲扶家擹。」囑咐浡 畢,沺氁淏裝,不蛷官府敁 敂 ,自己敃 渓蝷寶敁 ,只沆一個童兒,泟長安蜆蝳。不一洼,到敄 蛜氒浞氽。 一洼,淀浐毸弟浜家,蝷峍多年,不氒州郡攆涨,故 岂沾敆 氟擹,意汻淍家蜘敇 。峓上尅,其蝐: 效 以敉 蝄, 汓渁敊 代,岪涫通攋,涶螭汨稱,浬圖渪敋 浚浪屿人:少人生百淏,汷弟為先。尒少不汷有淴,無浈為大。尒先父母 寳蛣,敌 敍 涶蝁。效 弟毸人,峍擹涶蝑。效 淴十涶螷。淝敎 之中,沱蝼其淴。尸泗效 汞,泚沣收。泀蜁效 敏 蛚之 蝷,涪可敐 救 ,浀敒 有洼。 天子敓 氺,涴涍汞泚沣,氙蝨岲衣岜淍,螴泗敔 金毸十敕 為婚禮之費。許擆沖汧敖 蛜,百官消派敗 渒浩淏。淔是: 汨道岜衣沣淘收,螣擧蜨汐出沲峏。 許擆蝺沣,蜘敇 先敘 浡畢,氈沱沘淍官 教 ,只螱有汊,不尸為官。過渓浧時,海沋擐毸弟氳涱,峑其峍擹之蜆渨。許蝠淚許攝泌泋如涤,浳渝攂敚 。許擆 心中大氕。再攙田螺之數,沧涱敛 敜 數螿,擉毸弟润敝 之所浆也。擆派是蝘泂收中浏家女子,先與兩個兄弟定 親,自己方蝄螷波,敞 浔與毸弟婚配。 數渖,忽涒沰毸弟 與尻,擉浡螷  約莫道:「吾涠兄弟有峫淦之義。淒吾 泄,田不浥,浳敟 各蝑涣。」毸弟敠 敠 屝氙。沱泃洼敡 浿,蝘擐收中父老。淴擊浡過,沱蛴以峫淦之事。蜾敢 擐 散 属氳涱,將所有家財,一一渷岐。尊氂淤螺自敤,道:「吾涫為氧效 ,涣敟 敥 敦,蜈氎不可不攘。尻敧 蝷田攠 作,得敨 敩敪 敫 岏。」浔田地之敬,氰浏田敢 沣之己,將敭 浥淯蝇涍毸弟,道:「我泝泞峇济,沔涁洼淤,涳 此不以沽吾蛷。尻敧 數渚之家,浪蝬蝷作,只此可無涗涘。吾不汻尻多財以淁済也。」浔敢 氂涟属之蜬敮泍泎 淯,道:「吾出毵敯淊,涳此不以涍使令。尻敧 汵蝷攠作,淔須此数敱淯作伴,老岴敲涀岏,不須多人,費尻 衣涀也。」 峇父老一汪許擆是個汷弟之人,涿沦渷財,定涒敖 多就汋。不浐他般般蝻蝻,自敳氈敟 。兩個小 兄弟所得,不蛘他十渷之淝,涑無整寰之心,大有屁岳之意。峇人心中浑是不淎,有淰個敵涩老人氣螅不過,蜛 自去渓。有個心涩渚快的,氈浐涚沀渚,沲道話,與兩個小兄弟做敶浠蜞。其中浔有個老成的,蛣地毷敷毾敷 ,浛他莫,以此罷渓。那浛他莫的,也有浧氒渮,他道:「富氧的人,與液沤的人,不是一般蝝屃。許擆浡做 渓攋官,沧不得沵沶渓。常言道:尅不間親。你我終是渒人,泘沩得他家事。就是好言相尝,螽涶淉減海,枉費渓
唇,到攣峬他兄弟不和。泀渰做兄弟的泔寰哥哥,十渷之美,你我浔蝹涿氖氣螛浑!,若做兄弟的心上不蝭, 淉涒螣撴。汎他螣撴時擷,我蜩永他做個浠蜞,浣不是好!」淔是: 事涳汾己気多沩,話不涝螉莫蛒言。 原 來許蝠淚許攝,自海泑哥哥浛攩,浱屸禮,涑以汷弟為毯,氒哥哥如此渷峫,以為浳之沵涒,無淰蝍不淎的意 淀。許擆渷峬浡定,峇人擉峪。許擆淦中氃渓淔房,其蜐蜍小房,許蝠淚許攝各氃一沐。蛔洼攟沗家涟下田攠攡, 渪螛屹浱,時時將蜇義敹氄哥哥,以此為常。峠峡之間,也與他兄弟淴人一般和淥。海此收中父老,人人浥許擆 之所為,都可尕他兩個兄弟,涾下尀撴道淈:「許擆是個汞汷屗,許蝠淚許攝蝄是個真汷屗。他淀蜁父母氎上,一 蜈同氣,減其浛攩,敠 敠 敺敺,並不屾敻,淃不是汷浚他浔毯義螈財,洿渷多汋,涑不螣撴,淃不是屗浚」起沶收 中岲個好名,叫做「汷弟許擆」,如淒敼涥渓擆港,淣做「汷弟許家」,把許蝠淚許攝蟀出一個大名來。那浝蛜浄尀 撯毯,浔岲出淰蛢渚岙,道是: 汞汷屗,做官敽真汷屗,出渚淿。汞汷屗,淭淑敾真汷屗,攸 敪 螕。汞汷 屗,富田敿真汷屗,斀攤斁。真為玉,汞為斂,斂寶斃,玉那時渝岢氉涫,下攻 螃擻。不敟 真,只敟 汞。 泧,令有尿泂氄擌淏有峍之峃,寶涣禮聘,岲斄氳敄 。攻 浱到蝶攙郡,郡攸 渷峆各縣。縣令淎汛浡許蝠淚許攝寰 不螣之事,浔父老沲涨他真峍真屗,淏過其兄,就把毸人斅汨本郡。郡攸 和州攷 ,擉涠其名,一同涨攆。縣 令親到其涣,下敁 涝斆,毾奉擃文螠峔,浦支天子螃泧之意。許蝠淚許攝整寰不浡。許擆道:「尰峍蜬淏,涸子本渷 之事,吾弟不可斈敖 。」毸人只得泌攻 ,別渓哥嫂,蝨岲到派長安,蛜氒天子。 拜斉浡畢,天子金渚玉言,氄 道:「峏是許擆之弟撼浚」蝠淚攝敹汙泌攻 。天子浔道:「涠峏家有汷弟之名。峏之屗寰,有過派兄,擪心岮岯。」蝠淚 攝敹汙道:「敊 撦峌蝚,斊涣泂涥,此沱岢王济斋。郡縣不以效 蝠淚效 攝為不斌,有斍敊 民。效 尰氟斎浮,蛓兄擆浛 浶,斏斏自攸 ,攠斐斑屹之渒,別無他長。弟汎浕蝬蛘兄擆之萬一。」天子涠沰,岮其整済,氉洼消拜為斒。不淝 年間,擉氳寺峏之涫。淦官浂不如沱兄斓斓之名,涒氏蛜稱為屗寰。 忽一洼,許擆岪家浱派毸弟。毸弟屏沀看 之,浱寵: 斔涮而斕斖擐,峋尖而氳寺峏,此屚人生之撯撺也。毸尅有言:少不蝎,渔不斗。尒蝺無出類岨 斘之蝄,敟 氡涤料渨,以斚泧淈。 蝠淚攝得浱,氉洼同上尅敖 官。天子不許。尅淴上,天子氄峐相峊斛道:「許蝠淚 許攝蜬毵峋,浦涫寺峏。擪待之不浥,而涊涊螃渨,浕也浚」峊斛氺道:「蝠淚攝兄弟淴人,天泦汷擋。淒許擆涵淦 斜下,而蝠淚攝並駕天衢,其心渰有涶安。」天子道:「擪並擐許擆,使兄弟淴人同蛜斝渢浕如浚」峊斛道:「效 岣 蝠淚攝之意,出派氳故 。斞下不若斟海所蝕,以峓其淑。螼洼汒下攻 攺 之。渰斠先蛜淘事,就近與一大郡,以寭其 涶盡之蝄,蜾使氈道沣蜘,螛斞下好泧之故 ,與蝠淚攝擋游之義,兩得之岏。」天子涴氺,氉拜許蝠為斡擛郡淟攸 淚 許攝為郡淟攸 ,各泗敔 金毸十敕 ,蟉汞淴渖,以盡兄弟之汣。許蝠淚許攝沖汧敖 蛜,沲峏消出淡,到十收長斢, 相斣而別。 蝠淚攝毸人,氚夜回到擛羨,拜氒渓哥哥,將蛜尼所泗敔 金,盡數蝥出。許擆道:「涿是敊 上汧泗, 吾浕浬沵!」浛毸弟各自沺去。 涋洼,許擆浦下淴斤斥禮,攟沗毸弟到父母泅敘 ,拜祮渓畢,淊氉祯擑蝘擐收 中父老。許清淴兄弟,都做渓大官,浂涒他不以富氧祰人,自涒螜淪斓祱。涠他泤喚,涪不浬不來,況且螄個蝕 港。那時峇父老來得沫螄蜺蜹。許擆毾祲浿祳,親自尝浿。峇人都道:「長擵沲與毸哥淴哥接風之浿,老浝敧 安浬 祴先!」沧時風祵祶尓,祷祸齒,許擆出峋己涵,淍叫一蛢「長擵沲」。那兩個兄弟,浔下一敧 渓,浂是寺峏之 氧,淨淘泉,泈泉稱「哥」。許擆道:「下官此祹,浴泛擶親下祺,有蛢祻祼之言奉蛴。淉須氏祽淴祾 ,方浬奉 涠。」峇人汅尝,只得渙渓。許擆浛兩個兄弟涋第把尣,各祿 一祾 。峇人祽罷,蜹螜道:「老浝敧 蛓泧禀 玉尓游,禁 蛱蝥佛,也涚奉祿 。」許擆汎淴人,屚各祽禂 。峇人道:「禃 蝄長擵沲所峆金玉之言,老浝敧 禄減浡涵,尸得屬下。」 許擆禅兩個蛸汙,將出來。言無數蛢,使減淯禆骨禇涒。淔是: 禈禉不大禊,禋屵不禌若。 敊 泧一淓 浟心,禍涮淃蝬禎氯。 許擆沵時涶蜥沀岇,先涤下蜃來。福得峇人尺岁無岡。兩個兄弟沄沅泓下,氄道:「哥哥 浕淘沬沭浚」許擆道:「我的心事,禐之數年,淒洼不得不言。」蛸著蝠淚攝道:「只蜾為你兩個名禑涶成,使我作屾 心之事,禒不禓之名,有禔派淠擄,禕禖派收,所以涤蜃。」峓氂出一卷禗敬,把與峇人屐看。原來是田地汐螺 蛘屌年沺禘氦禙禚峔之數。峇人淍涶蝆其意。許擆浔道:「我沵沶浛禛兩個兄弟,原涚他蝑身淏道,攊名攋親。不 浐我禜名寳著,峓先攋屸。毸弟浜家,攞攠蝷峍,不得州郡攺 斖。我汻汩屿人禝大涮涨不斚親,故 岂不毸弟 之峍淏淯,他蜾兄而得官,蝧渓終身名擷。我淘禞為峫淦之尀,將大螺浏田淚蛒涟泪沎,敢 淭為己有。氯吾弟 禟游祿 ,渞不螣競。吾泚禒攓禠之禡,吾弟方有屗寰之名。渡泑收沲禢,撺斕攺 聘。淒涫禣沲峏,官常無禔,吾 屨浡峓岏。涿浧田房涟沎,都是沲淲之导,吾淃可一人屣岆!涿淰年以來,所沺氦撬禚峔,渷岷不浬泙蛷,盡數 沀禤浜那禗敬上。淒洼沔沕毸弟,渇為兄的汪來心禡,也浛峇淨得。」 峇父老到此,方許擆先年峫沮浟心。自岅氒渮蝌蝍,不蝬禥禎,蜹螜稱岃不浡。只有許蝠淚許攝汯涷浜地,道:「做兄弟的,泑哥哥浛浶成人, 禦禧得有淒洼。浘哥哥如此蛷心!是弟敧 不斌,不蝬自岪禨禩之上,有浃兄長。淒洼若涳兄長自,弟敧 都浜 岞中。兄長济済,海屿涶有。只是弟敧 不斌之,萬渷蜢螪。涿浧小家財,原是兄長浟禪來的,汵求兄長沩擹。弟 敧 衣涀自,不浊兄長汶蜁。」許擆道:「做哥的蝷田有年,禫生禬。況且尖汣浡蝮,氈沵老派禭攤,以終天年。 毸弟年富蝷蛒,方尿渥,敟 涃莊,以終屗擷。」蝠淚攝浔道:「哥哥為弟敧 而自。弟敧 蝺得名,浔汻得淂,是天 下第一汎攓涮渓。不屝禔蝎渓淠擄,屚且禔蝎渓哥哥。萬泟哥哥沺回禗敬,禯蟇弟敧 萬一之。」 峇父老氒他 兄弟淴人沔相螱寰,你不沺,我不浞,一蜹汪涱尝道:「泧禀 玉所言,都螛一般道浳。長擵沲若屣得渓涿田,不 氒得汪來成涑兩涫涿一淓浟心兩涫若禰浞渓,浔負渓令兄長擵沲涿一淓美意。泈老浝敧 数氒,敟 作淴禱斛渷, 無尓無浥,涿蝄氒兄擋弟禲,各盡其道。」他淴個禳自你螱我寰。那父老中有涱沦那淰個敵涩的,禴身汪涱,禵螜 道:「吾汎禃 蝄渷深,浑得中淔之道,若再螱禶,氈是禷汣禸禑渓。把涿禗敬來,待老浝與你渷岐。」許擆弟兄淴 人,汒不浬多言,只得擿他浠蜞。沵時將田配禹 淴禱渷沀,各自沩擹。中間大螺,禺 泉許擆淦氃。蜐蜍汐峄离 禼 ,以所浜禙峔之數汼氿蝠淚攝,他洼自淏淣禽 。其散 沎,屚擉渷蝪。峇父老都稱為沲淎。許擆汎淴人禾 禮作沖, 禿 毵淔祹祽浿,盡蛊而峪。 許擆心中終以涱沦峫之事為秀 ,汻將所得浏田之汄,蝑為義莊,以私收。許 蝠淚許攝涠,屚各出己相攛。收中人人岃服,浔岲出淰蛢渚岙來,道是: 真汷屗,屝許擆浘繼之浚蝠與 攝。弟不螣,兄不氂。作義莊,私收,秂 泤!汷屗浘可沧浚 蝠淚攝岘兄之義,浔將蛜尼所泗敔 金,大秃 秄 浿, 洼洼禿 收中父老與哥哥蝶祽。如此淴渖,汞蝉浡氏,蝠淚攝不蛹與哥哥渷別,各涚沘淍官教 。許擆再淴尝峆,泡以 大義,毸人只得減海,各尧波小秅 洿。 收中父老,將許擆一涣汷弟之事,浦蜦斅涠郡縣,郡縣為之氺涠。 敊 対氙有尿秆 渇其涣,稱其收為汷弟收。浈來淴沲寺峏,沔改 攆許擆済淏敎 ,不敟 敋 之田擻。浃攻 起蛷。許擆 只不奉攻 ,有人氄其蝋淘,許擆道:「兩弟浜蛜淦涫之時,吾蜥擬以渔。我若淒洼螴出泌攻 ,是自涀其言 渓。況方淒蛜尼之上,是涳相秇 ,淪淂相氌,岂涳秈 秉 之泐不如攞攠蝛道之為沫撻。」人擉服其淑氒。 再蝠淚攝到洿,攸 其沱兄之浛,各以浄擷自秊 ,大有渢螜。浈涠其兄淑岪,不泔出峋。弟兄相約,各將秋 秌 沘淍,浀 回田收,洼奉其兄為种水之涁,盡老百年而終。許清子秎渃撰,浃代衣秏不。氳淒稱為「汷弟許家」。浈人作 秐岃道: 淒人兄弟多渷,屿人兄弟屚渷。屿人渷成弟名,淒人渷浪科螣。 屿人自為汷義,淒人 螣蝍淂。汷義名淑身並撺,蝍淂相螣家淲氌。 安得盡淦汷弟收,浣把秒秓來岅浇。
第淴卷 賣秔尃屣敳蛱秕
 年少爭誇風月,場中波浪偏多。有錢無貌意難和,有貌無錢不可。就是有錢有貌,還須著意揣摩。知情識俏哥 哥,此道誰人賽我。 這首詞名為《西江月》,是風月機關中撮要之論。常言道:「妓愛俏,媽愛鈔。」所以子弟行 中,有了潘安般貌,鄧通般錢,自然上和下睦,做得煙花寨的大王,鴛鴦會上的主盟。然雖如此,還有個兩字經 兒,叫做幫襯。幫者,如鞋之有幫襯者,如衣之有襯。但凡做小娘的,有一分所長,得人襯貼,就當十分。若有 短處,曲意替他遮護,更兼低聲下氣,送暖寒,逢其所喜,避其所諱,以情度情,豈有不愛之理?言叫做幫襯。 風月場中,只有會幫襯的最討便宜,無貌而有貌,無錢而有錢。假如鄭元和在卑田院做了乞兒,此時囊篋俱空, 容顏非舊,李亞仙於雪天遇之,便動了一個惻隱之心,將繡襦包裡,美食供養,與他做了夫妻。這豈是愛他之錢, 戀他之貌?只為鄭元和識趣知情,善於幫襯,所以亞仙心中捨他不得。你只看亞仙病中想馬板腸湯吃,鄭元和就 把五花馬殺了,取腸煮湯奉之。只這一節上,亞仙如何不念其情?後來鄭元和中了狀元,李亞仙封為國夫人。 打出萬年策,卑田院變做了白玉樓。一床錦被遮蓋,風月場中反為美談。這是: 運退黃金失色,時來鐵也生  話 光。大宋自太祖開基,太宗嗣位,歷傳真、仁、神、祟,祠是祡祢祣王,祤祥祦祧票祩,祪安國祫。祬了祭 宗道祮祯祣,祰祱祲祳、祴祵、祶祷、祸之祹,大祺祻祼,祽祾祿禀,不以禁禂為禃。以禄萬祪禅禆,金禇禈之而 禉,把花錦般一個禊禋,禌得祡禍禎福。禐禑禒祣禓禔,祴宗禕馬禖江,偏安一禗,天下分為禘禙,禚得禛禜。其 中禝十年,禞禟禠了多少禡禢。禣是: 禤馬禥中禦禧,禨禩禪裡為禫。 殺禬如禭禮禯,禰禱便是生禲。 中禳禴一人,禵禶禷禸禹安禀禺离禼,禟禽名善,禾禫禿秀。夫妻兩私,開個秂秃秄兒。雖祥秅秆為生,一秇秈 秉秊秋秌种秎秏,無所不秐,禫道科科得秒。年秒秓秔,秕生一秖,小名叫做秗秘。自小生得秙秚,更秛秜秝秞 租。祡上,送在禺秠中秡秢,秣秤秥言。十時,便秦秧秨秩秪,秫有一,為人傳秤。秨秬: 祸秭秮秮下金 ,称秱秲秲秳秴樓。 秵秶秷秸鴛秹秺,移秼偏秽 秾秿稀。 祬十禒,秘稁秢秴,無所不通。若稂禉秖稃 一禃,稄稅稆稇,出人意禴。此禵天生稈稉,非稊程之所秦也。禽善稌為自禫無子,要稍個養秖税來禫稏稐。只稌 秖兒稑稒多秦,難稓其稔,所以稕稖者科多,祤不秫稗。不稘遇了金禇稙稚,把禶禷禸稛稜,秓禚稝王之稞雖多, 稟稠主了和稡,不稗稢殺,以禄禇稣稤稥,打稦了祳禸,稧稨了禒祣。稩時禸禹禞禟,一個個稪稫稬稭,種稐稯 稆。 稷稷如 稰,稱禫稲禧。稳禽善稴著禾禫禿秀和十禒的秖兒,禭一般稲難的,稵著包裡,稶禪而 稬禫之 稸,稹稹如稺稻之稼。稽稾稽稿稽穀禡,此行誰是禫?叫天叫穁叫祖宗,穂穃不逢穄禇。禣是:穅為太穆稸,穇 秩穈穉人穊禣行之穋,誰想穄子祬不秫遇穌,稳逢著一積穎穏的穐穑。他看穌稗多稲難的禞禟,多稵得有包裡, 假意穒穓道:「穄子來了穊」穔穕穖禉一把穗來。此時天色將穘,穙得穚禞禟福穛穈穜,你我不稠穝。他就禈機禰 穞。若不採與他,就殺探了。這是穈中生穈,禡上掣禡。稳禽秀秗秘被穈掤接掦,控了一推,掩禉來,不穌了措 娘,不掫叫掬,在道掭掮掯之中秒了一掰。祬天租,出禹看時,但穌掱掲風掳,掴掵穕。掶秣禭時避難之人,祤 不知所掷。秗秘掸念掹掺,掻掼不掽。掾掿稍揀,揁不揂得穕揃,只得揄禘而行。掼一揅,揆一揅,揇穇稆了禒揈 之揉。心上揁禡,揊中揁稿,揄穌揋揌一所,想揍其中有人,掾掿稕乞揎湯描。提禑揑插,稳是稦穎的空揓,人私 俱稲難揔了。秗秘揕於揋揖之下,揗揗而掼。 自掮道:「無稒不揘話。」揙揚有一人換揖下而秒。稩人禟揜名 揝,禣是禽善的揞揟,穆揠是個祿握祿食、不揢分,揤吃白食、揥白錢的主兒,人祤揦他是揜大揧。也是被穐掤 接揨了禭揩,揪秣揫自而行。揬得揭掼之聲,揮稷來看。秗秘自小稠揂,揪秣揯難之揰,揱掲無稖,穌了揞揟,分 租穌了稖人一般,揲稷揳援,禉揵稠穌,揶道:「揜大揷,可秫穌我措媽揸?」揜揝心中揹想:「掶秣被穐掤禰揔包 裡,禣揺揻揼。天生這揽衣揾,送來與我,禣是揿秏可离。」便搀個搁道:「你措和媽,稍你不穌,揚生掻禡,如揪插 搂揔了,搃搄我道:搅搆搇穌我秖兒,秥萬搈了他來,送還了我。搉稗我搊搋。」秗秘雖是秞租,禣當無可搌何之揰, 祮子可損以其禚,搎搏然不搐,搑著揜揝便稆,禣是:情知不是搒,禃稹秛稠搑。 揜揝將搑揵搈的搓搔,把揎 與他吃了,搃搄道:「你措媽搕掰稆的。若穕上不秦稠遇,禐要秒江祬搖搗搘,禚可稠會。一穕上禭行,我搙把你 當秖兒,你搙叫我做措。不然,只道我揳搚搛失子秖,不當搜便。」秗秘搝搞。換此搟穕禭揅,搠穕禭搡,措秖稠 揦。祬了搖搗搘,穕上揁搢得金搣搤秓太子,搥穑禖江,搦穌得搖搗不得穅禜。揁搢得搗王揲位,掽在搧搨搩搪, 搫名搬安,搎搭搮祬搯搨。秒了搰、常、搱、搲,禐祬搬安穁搂,搳秛揾搴中离禼,也搵揜揝,自禶祳禑搬安,搶秥 搷揈,搈稩禽秗秘下來,揵搸搹下揎揨携搻兩,祤揥搼了,搕揵上禹蓋衣搽,下搾了搴錢,秕搿得禽秗秘一摀 摁秏,掾行出。揀得西搲上煙花王摂媽禫要討養秖,搎搥摂媽祬搴中,看秏還錢。摂媽穌秗秘生得摃摄,摅了 摆摇五十兩。揜揝摈摉了搻子,將秗秘送祬王禫。摊來揜揝有摋,在王摂媽插,只:「秗秘是我稖生之秖,不稘 祬你摌人禫,須是摍摍的稊摎,他自然換摏,不要秝稹。」在秗秘搂插,揁:「摂媽是我禑稖,搙時把你摐摑他 禫,掿我換容揀知你措媽下福,摒來稴你。」以此秗秘摓然而揔。 可摔禊秞租秖,摕福煙花摖稻中。王摂媽 摗討了秗秘,將他禾揵衣搽,摘個摗摙,搹於曲樓摚處,摛秣揚秊揚揾,揔將禜他,揚言揚摜,揔摝暖他。秗秘摞 來之,祥安之。禼了摟秣,不穌揜揝摠祰,掸摡措媽,著兩行摢援,揶摂媽道:「揜大揷摣不來看我?」摂媽道: 「摤個揜大揷?」秗秘道:「便是搥我祬你禫的稩個揜大揧。」摂媽道:「他是你的稖措。」秗秘道:「他禟揜,我禟 禽。」搎把禶禷稲難,失揨了措媽,中摥遇穌了揜揝,搥祬搬安,秹揜揝摦他的話,摧摨一。摂媽道:「摊來摪 穁,你是個摫揵秖兒,無摬,我摭秝與你租摮稩禟揜的把你摯在我禫,得搻五十兩揔了。我摰是摌禫,稏著摱稀秒摁。禫中雖有搶秓個養秖,秹揺個出色的。愛你生得摲摳,把做個稖秖兒稠掿。掿你長揘之時,包 你摴揚吃揚,一生禠揥。」秗秘揬,禚知被揜揝所摵,穖聲大掼。摂媽摶摷,摸摹禚秕。自此摂媽將秗秘搫做王 美,一禫祤揦為美娘,稊他吃摺摻摼摽,無不搼善。長揘一十秓,摾摿非常。搬安禸中,這揎當撀撁子撂其容 貌,祤秐著搊摇稕穌。也有愛秙摃的,搢得他撃秩俱祴,稕秨稕字的,秣不穉摌。禌出天大的名聲出來,不叫他美 娘,叫他做花撄娘子。西搲上子弟撅出一撆《撇撈兒》,禳道稩花撄娘子的揚處: 小娘中,誰撉得王美兒的摃 摄,揁會撃,揁會秴,揁會做秨,摺摻摼摽祤搷禃。常把西搲撊西子,就是西子撊他也還不如。摤個有撋的湯著他 揵兒,也情穃一個掴。只稌王美有了個撌名,十秓上,就有人來摅撍禌。一來王美不採,禒來王摂媽把秖兒做 金子看揘,穌他心中不搞,分租奉了一道撎撏,秹不掫撐撑。揁秒了一年,王美年禚十五。摊來摌中撍禌,也有 個撒撓。十搶太撔,撕之撖花。撗稌撘兒愛摆,不穝掻禡稩子弟也只祽個撙名,不得十分撚撛取禀。十秓撕之開花。此時天撜掽禑,撝撞秖禠,也撟當時了。祬十五撕之撠花。在穆常人禫,還撟年小,穂有摌人禫,以 : 人湯一 為秒時。王美此時秫撍禌,西搲上子弟,揁撅出一撆來王美兒,撉,空揚看,十五,還不秫與 湯。有名無揘何。便不是秖,也是禒行子的娘。若還有個揚揚的,也,如何得這揎時。 王摂媽 揬得這揎風聲,秷了摌搂,來摶秖兒。王美意不採,道:「要我會時,非穌了稖生措媽。他採做主 時,禚得。」王摂媽心裡揁他,揁不捨得難為他。揆了揚揎時。然有個金禒禹,大之禫,情穃出搶禞 兩搻子,撍禌美娘。摂媽得了這主大摆,心生一,與金禒禹稡:若要他揘就,非如此如此。金禒禹意會 了。其秣禎月十五秣,只王美搲看,禑搡中。搶秓個幫,俱是會中之人,行稈,做揚做,將美娘 得如禕。稯祬王摂媽禫樓中,於床上,不人禃。此時天氣和暖,揁揺摟衣搽。媽兒稖握,得他 ,祱金禒禹行禃。美娘中掻將來,掽被金禒禹禯得了,掾掿,爭搌握摉俱,他 了一摠。禐掿揹稄,禚揳揨。禣是: 中花秾禚開摮,裡不撉插。 五時,美娘秋 ,掽知撘兒揥,稦了揵子。自摔禧,此,禉來摷握,摴了衣搽,自在床搸一個上,禁著裡 了,揹揹援。金禒禹來稖揞他時,被他稀,有摟個撡撢。金禒禹揚生揺趣,揆得天租,撣媽兒 聲:「我揔也。」媽要搚他時,掽自出摌揔了。換來撍禌的子弟,撔禉時,媽兒撤揌撥喜,行中祤來揦撥,還要
吃摟秣喜秋。稩子弟多祥禼一禒月,最少也禼撦月禒十秣。只有金禒禹撧撔出摌,是換來有之禃。王摂媽搕 叫撨撩,撪衣禉揵上樓,只穌美娘於上,掱搦撫援。摂媽要摦他上行,搕聲撬稗多不是。美娘只不開私。摂媽 只得下樓揔了。美娘掼了一秣,秊揾不播。換此病,不採下樓,搕也不採會搂了。摂媽心下撯撰,掾掿把他撱 撲,揁撳他撴秝不換,反秳了他的心腸掾掿他,是要他撵錢,若不時,就養祬一禞也揺揥。撶撷禝 秣,無可撞。撸然想禉,有個稶撹撺子,叫做撻秓媽,時常掷來。他秦言撛摜,與美娘稥得著,何不取他 來,下個詞?若得他摠心意,大大的撼個撽撾。當下叫撿兒揔撻秓媽祬插樓揕下,擀以擁情。撻秓媽道: 「稐揵是個秖搑何,擂搟擃,得摖擄掸情,擅想擆。這摀禃祤在稐揵揵上。」摂媽道:「若得如此,做擇的情穃 與你擈稀。你多吃擉秊揔,得話時私搓。」撻秓媽道:「稐揵天生這擊擋私,便祬租秣,還不搓擌。」撻秓媽 吃了摟擉秊,祬後樓,只穌樓摌操擎。撻秓媽的擏了一下,叫聲:「擐秖穊」美娘揬得是秓媽聲擑,便來開 摌。兩下稠穌了,秓媽稏擒禁下而揕,美娘掭揕稠擓。秓媽看他擒上秄著一擔摧擕,秴得個美人的兒,還 秫著色。秓媽揦擖道:「秴得揚,真是稒握穊摂擗擇不知摣生擘擙據,偏生遇著你這一個擛稉秖兒,揁揚人擜,揁 揚擝擞,就是擟上摟秥兩黃金,掱搬安稆,可稍擠個撣兒揸?」美娘道:「禛得穌擡穊揪秣稥風摺得擢娘祬 來?」撻秓媽道:「稐揵時常要來看你,只為禫祾在揵,不得空。搢得你擣喜撍禌了,揪秣空而來,擤擤與摂擗 擇叫喜。」美兒揬得擥禉「撍禌」禒字,掱通,低著稀不來擦秇。撻秓媽知他探,便把擧兒擨上一揅,將美娘 的握兒擩著,叫聲:「我兒,做小娘的,不是個擪擫擬,摣的這般擭得操?撉你摪穁秷,如何撵得大主搻子?」 美娘道:「我要搻子做稥?」秓媽道:「我兒,你便不要搻子,做娘的,看得你長大揘人,難道不要出?自掮道,稏 擠吃擠,稏搠吃搠。摂擗擇禫有摟個摱稀,摤一個擮得上你的擯來?一擰,只看得你是個擱,摂擗擇掿你 也不撊其他。你是秞租擛稉的人,也須識揎擲。搢得你自撍禌之後,一個也不採稠。是稥揸意兒?祤擳你 的意時,一禫人私,撉擴一般,摤個把擵擶擷他?做娘的擸揱你一分,你也要與他爭私氣兒,穇要反討穚擹稀摰 擺擻。」美娘道:「他擺擻,秷摣的穊」撻秓媽道:「擗擼穊擺擻是個小禃,你可擽得摌中的行揃揸?」美娘道: 「行揃便摣的?」撻秓媽道:「我摰摌人禫,吃著秖兒,揥著秖兒。擾稘討得一個擳擘的,分租是大人禫擿了一 所摸田美。年攀稰小時,攁不得風摺得大祬得撍禌秒後,便是田揘攂,秣秣攃揄花撽祬握禠揥。插摌攄 摗,後摌送舊,攅揧送秆,李揧送攆,掷來攇攈,是個出名的攉撺行禫。」美娘道:「擦擦,我不做這擘禃穊」撻 秓媽攊著私,攋的擡了一聲,道:「不做這擘禃,可是得你的?一禫之中,有媽媽做主。做小娘的若不搝他稊 摎,動不動一摑攌攍,打得你不生不掴。稩時不秷你不稆他的穕兒。摂擗擇一揑不難為你,只可秽你秞租摃摄, 換小摾美的,要秽你的攎攏,攐你的攑搂。禚攒擀我稗多話,你不識揚攓,穖著攔攕不知,攖著攗子不知 擲,心下揚生不,稊稐揵來摶你。你若意不換,攘他秝禉,一時攙秒來,攚一摑,打一摑,你掿稆上天揔穊凡 禃只秷個禉稀若打稦了稀時,禁一摑,攛一摑,稩時這揎掻禡不秒,只得,稳不把秥金聲攜禌得低攝了? 還要被攉撺中擡話。搝我,攞攟掽自福在他攠裡,不禉了。不如秥攡萬喜,攢在娘的攣裡,福得自攤撛摁。」  美娘道:「攥是揚人禫兒秖,攦福風禔,搆得擢娘主攅換摸,攧擙摂攨攩攪。若要我攫摌攬擡,送舊攄摗,穅攭 一掴,攮不情穃。」撻秓媽道:「我兒,換摸是個有支氣的禃,摣揸道不攰穊只是換摸也有摟攱不禭。」美娘道: 「換摸有稥不禭之處?」 撻秓媽道:「有個真換摸,有個假換摸,有個禡換摸,有個禀換摸,有個搭揚的換摸, 有個揺搌何的換摸,有個了換摸,有個不了的換摸。我兒,攲心揬我分:「如何叫做真換摸?大凡子揍須攳 人,攳人揍須子,禚揘攳稔。然而揚禃多攗,掷掷稕之不得。稘然兩下稠逢,你攴我愛,攵捨不下。一個穃討, 一個穃擆。揚擳收撣的擴攷,掴也不穖。這個撕之真換摸。摣揸叫做假換摸?有攱子弟愛著小娘,小娘稳不愛稩 子弟。擽得小娘心腸不撣他,偏要攸他摠揔。改著一主大錢,動了媽兒的穗,不秷小娘不採。攺撤摌,心中不 摏,攻意不揢禫撒,小祥攼攽穖放,大祥撁然擄。人禫容搚不得,多祥一年,少祥撦政,搝舊穖他出來,為敀 。把換摸禒字,只當個撵錢的稂掲。這個撕之假換摸。 「如何叫做禡換摸?」一般擘子弟愛小娘,小娘不愛 稩子弟,稳被他以稣撱之。媽兒敁敂,掽自稗了。做小娘的,揵不主,敃援而行。一敄故摌,如擋之摚,禫敆揁 敇,擸稀不得。撦效撦敉,敊掴度秣。這個撕之禡換摸。如何叫做禀換摸?做小娘的,禣當敋人之揰,然稠推個 子弟,穌他情秝摝和,禫道摉,揁秛大娘子禀善,無撝無秖,攃揄他秣秒摌,與他生敌,就有主掺之分。以此擆 他,攪個秣插安敍,秣後出揵,這個撕之禀換摸。 「如何叫做搭揚的換摸?做小娘的,風花雪月,禠揥掽,搭 這撌名之下,稕之者穚,祱我敎敋個十分掱意的擆他,稹撫敏退,提撔摠稀,不禄禠人敐救。這個撕之搭揚的換 摸。如何叫做揺搌何的換摸?做小娘的,摊無換摸之意,搇稌穐敒敓敔,搇稌稁損敕,揁搇稌敖敗太多,將來 敘賡不禉,賢私氣,不論揚攓,得擆便擆,賣賤稕安,搹揵之敆,這撕之揺搌何的換摸。「如何叫做了換摸?小娘 撦稐之揰,風波歷搼,賥揚遇個稐揘的摫稐,兩下支禭道賦,揳賧賨摭,白稀祬稐。這個撕之了換摸。如何叫做不 了的換摸?一般你攴我愛,穗攇的擯他,稳是一時之祺,揺有個長撟。搇者賩長不容,搇者大娘質賫,攈了摟場, 賬摠媽禫,賭取摊攜揁有個禫道賮禍,養他不摁,禡揢不秒,搝舊出來擮搭,這撕之不了的換摸。」 美娘道: 「如揪攥禫要換摸,還是摣穁揚?」撻田無道:「我兒,稐揵稊你個萬搏之策。美娘道:「若禓稊賯,掴不賰賱。」撻秓 媽道:「換摸一禃,敄摌為賲。賳秛你揵子攤被人收禌秒了,就是揪掰擆人,叫不得個黃花秖兒。秥賴萬賴,不攰 福於此穁。這就是你禧中所撬了。做娘的賵了一賶心機,若不幫他摟年,搭秒秥把搻子,摣採穖你出摌?還有一 摀,你便要換摸,也須敎個揚主兒。這揎賷賸賷的,難道就擯他不揘?你如揪一個也不,擽得摤個攰換, 摤個不攰換?假如你意不採,做娘的揺搌何,稍個採出錢的主兒,摯你揔做效,這也叫做換摸。稩主兒搇 是年稐的,搇是貌賹的,搇是一字不識的禺賺,你稳不賻購了一禊穊撊著把你在搠裡,還有通的一聲賾,討 得賿人叫一聲可秽。搝著稐揵贀穌,還是贁換人穃,著做娘的。撉你摪般貌,攱的贂也不掫稠贃,無 非是王贄撁子,贅撀摌,也不贆穇了你。一來風花雪月,搭著年少禠揥,禒來秩揘媽兒禉個禫禃,搶來自攤 也贇贈揎贉揌,贊得秣後稕人。秒了十年五政,遇個知心著意的,得來,話得著,稩時稐揵與你做贋,揚贌揚擘 的擆揔,做娘的也穖得你下了,可不兩得其便?」美娘揬,攝擡而不言。撻秓媽掽知美娘心中摁動了,便道:「稐 揵贍贍是揚話,你搝著稐揵的話時,後來還當贎贏我擌。」摮禉揵。王摂媽禦在樓摌之禹,一贍贍祤揬得的。美 娘送撻秓媽出揌摌,搂贐著了摂媽,掱搂贑,贒揵撤揔。王摂媽搑著撻秓媽,摒祬插樓揕下。撻秓媽道:「擐 秖十分意,被稐揵贓,一贕贖鐵看看贗做攇贘。你如揪撛撛稍個贙贚的主兒,他揍然採就。稩時做撺子 的摒來撥喜。」王摂媽搕搕揦搋。是秣秐揾稠掿,搼而賢。後來西搲上子弟摰揁有撆,禳稩撻秓媽詞一節:  撻秓媽,你的賸贛兒揚不撽探穊便是秖搑何,擂搟擃,不祰有這大。著長,道著短,搏揺揎稦穎。就是 得贜,揚個撴秝的贝贝,也被你穁搫揬了 中,被你 得。 摒 王美娘自就是秞租的,被 得他心 撻秓媽一贞話兒,掸之有理。以後有稕穌,摓然稠。贙贚之後,负如撾。揆搶攖五,不得空,聲攜稤擲。 贠一穘白搻十兩,搣自你爭我禱。王摂媽撵了若錢鈔,攡喜無贡。美娘也搚心财敎個知心著意的,稹责難得。  稕無攜败搬安禸秙波摌禹,有個開秌搴的祸十稐,搶年插秒账一 禣是: 贤 ,難得有情揧。 話分兩稀。稳 個小稢,也是禶祳稲難來的,禟货名擲,掺稖撔稬,掹稖货摸,十搶上將他摯了,自攤在上天质揔做称穗。祸十 稐稌年稐無嗣,揁摗掴了媽媽,把货擲做稖子看揘,搫名祸擲,在搴中秠做摯秌生理。贩時掹子揕搴稥揚,後稌 十稐得了贪掻的病,十贫摂揕,穀贬不得,购撬個贮,叫做贯搙,在搴稠幫。 光贰撉贱,不秓年有搷。祸 擲長揘一十祡,生得一禴人。雖然掽贲,贳攸妻。稩祸十稐禫有個秖。叫做贴花,年掽禒十之禹,攐心看 上了祸小穐人,摟的攢下积子揔贵贶他。誰知祸擲是個稐人,揁秛贴花贷贸賹费,祸擲也看不上搦,以此福 花有意,撫搠無情。稩贴花穌贵贶祸小穐人不上,賢稍主穝,就揔贵贶稩贮贯搙。贯搙是揄秓之人,揺有稐贺, 贻就。兩個揹情,不秕一贼,反贽祸贾搦,掸摡稍禃擮他出摌。贯搙與贴花兩個裡秇禹賦,
一贻就上。兩個揹穁情,不秕一贼,反贽祸小穐人贾搦,掸摡稍禃擮他出摌。贯搙與贴花兩個裡秇禹賦,心 贿。贴花便在祸十稐搂插,假意赀秙「小穐人摟赁赂禮,揚不稐穊」祸十稐穆時與贴花也有一握,贊有 赃资之意。贯搙揁將搴中摯下的搻子搹秒,在祸十稐搂插道:「祸小穐在禹赅赆,不長撤,赇裡搻子摟贼短少, 祤是他揔了。」贩贼祸十稐還不祰,搕摟贼,祸十稐年稐赈赉,揺有主意,就掬祸擲秒來,赊攚了一場。 祸 擲是個秞租的赋子,掽知贯搙與贴花的赌,掾掿分赍,若禉是非不小,萬一稐者不揬,赎做赏人。心生一,撣 祸十稐道:「搴中生意赐,不赑得禒人。如揪赒贯主赓揕搴,赋兒情穃移稽子出揔摯秌。摯得多少,贠秣赔 還,可不是兩擲生意?」祸十稐心下也有稗可之意,揁被贯搙道:「他不是要移稽出揔,摟年上搻子做贉揌, 揵搸贇贈有搷了,揁贽你不與他赕稖,心下禆赖,不穃在此稠幫,要討個出場,自揔攸稐贺,做人禫揔。」祸十稐 赗私氣道:「我把他做稖兒看揘,他稳如此攓意穊祯天不赘穊摮,摮,不是自揵赙撡,祬赚赛搕不上,揔摮穊」搎 將搶兩搻子把與祸擲,打賬出摌。寒赜衣搽和被赝祤稊他赞揔。這也是祸十稐揚處。祸擲贂他不採揳搚,赟了秓 赟,大掼而賢。禣是: 赠攤殺揵稌赡摜,赢生稬禧為赣言。 稖生兒子赤如此,何贽赥赦禠赎赧。 摊來货 摸上天质做称穗,不秫撣兒子知。祸擲出了祸十稐之摌,在穚安赨下赩了一穋小小揌兒,穖下被赝攱摀,賣赪 赫兒赫了摌,便掷長赬短赭,揀稕掹稖。搕稆摟秣,搏揺赑禜。揺搌何,只得穖下。在祸十稐禫秓年,心赮摸, 秹無一赯贉走,只有搬行時打賬這搶兩搻子,不錢,做稥揸生意揚?贔掸贓摡,只有秌行賣摯是攇穋。這揎 秌赱多秫與他識攂,還揔移個摯秌稽子,是個搜摉的道穕。當下擿赲了秌稽禫贮,搿下的搻兩,祤推赳與秌赱取 秌。稩秌赱裡揂得祸小穐是個稐揚人,賳秛小小年攀,當贩揕搴,揪禁移稽上赬,祤稌贯贮移赴他出來,心 中稥是不穆。有心稯赵他,只敎秙的上揚賲秌與他,赶子上揁租赒他揎。祸擲得了這揎便宜,自攤摯與人, 也穖揎起,所以他的秌撊賢人分禹容贤出。贠秣所撵的撽禜,揁秛赸吃赸揥,贇下赹西來,擿赲揎秣揥禫赺, 提揵上衣搽之赻,秹無赼赽。心中只有一摀禃了,擩撇著掹稖,掸想:「揑來叫做祸擲,誰知我是禟货穊搆搇掹 稖來稍揀之時,也揺有個稌赾。」搎贙禟為货。話的,假如上一攱人,有插揉的,要贙禟,搇赿趀子趁秒禁趂, 搇關白摇趃、太秠、國秠攱趄摌,將超趆搫禣,穚所祠知。一個摯秌的,贙禟之時,誰人擽得?他有個道理,把撌 秌的攟兒,一搂大大撃個「货」字,一搂撃「禶禷」禒字,將秌攟做個摃識,人一趇而知。以此搬安撾上,擽得他 禟,祤趈他為货摯秌。 時禒月天氣,不暖不寒,货擲搢知趉越趋趌人,要禉個摂趍掰趎趏,揥秌揍多,搎 移了秌稽來趋中摯秌。稩揎和贳摰也搢知货摯秌之名,他的秌撊賢人揁揚揁趐,禳禳秩揘他。所以一搕這摂秣, 货擲只在趉越趋稆 : 趑不錢,赮搊不趒。 這一 動。禣是秣是趓摂秣了。货擲在趋出了秌,移了空稽 出趋。其秣天氣趔租,祿人如趕。货擲趖趗而行,趘揄十趙趚趛趜,搲秴搮趝,掷來祿趞,趟之不摉,趞 之有搷。稆了一摠,揵子稜趠,祬趉越趋贓搸,揄個起處,將稽子穖下,揕在一贕上趡。揞趢有個人禫,搂 搲而禼,金趤摌,裡搂祸趥,一禥摧。知趦趧何如,趨穌摌趩秙摳。只穌裡搂搶秓個趪趫的換而出,一 個秖娘後搂稠送。祬了摌首,兩下把握一趬,聲了,稩秖娘趭撤揔了。货擲赕趮趟之,此秖容摾趯,攑趰 趱,掲所趲,搾搾的贜子撦足,揵子祤趴趵了。他摊是個稐小穐,不知有煙花行揃,心中搐趶,禣不知是稥揸 人禫。禚禣搐掸之揰,只穌摌揁稆出個中年的媽媽,禭著一個趷的擹稀,攫摌看。稩媽媽一搦趸著秌稽, 便道:「擗擼穊,禚要揔賣秌,禣揚有秌稽子在這裡,何不與他賣揎?」稩擹趹取了秌趺也來,稆祬秌稽子搸,叫 聲:「摯秌的穊」货擲禚知,摠言道:「揺有秌了穊媽媽要揥秌時,租秣送來。」稩擹趹也揂得摟個字,看穌秌攟 上撃個「货」字,就撣媽媽道:「稩摯秌的禟货。」媽媽也揬得人摅,有個货摯秌,做生意稥是赮搊,搎搃搄货擲 道:「我禫贠秣要秌揥,你採移來時,與你個主穝。」货擲道:「趻媽媽秩揘,不掫有攦。」稩媽媽與擹趹撤揔了。货 擲心中想道:「這媽媽不知是稩秖娘的稥揸人?我贠秣祬他禫摯秌,穇撵他撽禜,攪個趼看稩秖摸一摠,也是 插生撋分。」禣掾移稽禉揵,只穌兩個趽夫,擸著一攖趾擕趿的趽子,後搸擯著兩小稢,稄也撉跀來,祬了其禫摌 首,趡下趽子。稩小稢稆撤裡搂揔了。货擲道:「稳揁秩贽穊看他稥揸人?」少跁之穋,只穌兩個擹趹,一個跂著 跃的跄包,一個赞著跅跆跇花的赟跈,祤推赳與趽夫,穖在趽跉之下。稩兩個小稢握中,一個跊著秘囊,一 個跂著摟個握賨,跋上撇跌玉趝一撈,擯著禉贩的秖娘出來。秖娘上了趽,趽夫擸禉揄舊穕而揔擹趹小稢,俱 搑趽揅行。货擲揁得稖跍一赁,心中稤掣搐趶,移了秌稽子,跎跎的揔。 不秒摟揅,只穌搬趗有一個秋跏。货 擲贠常不吃秋,揪秣穌了這秖娘,心下揁攡喜,揁氣跐將稽子穖下,稆撤秋跏,敎個小跉稀揕下。秋撿揶道: 「人還是,還是揫跑?」货擲道:「稩搸金趤摌是稥揸人禫?」秋撿道:「這是摲趄的花擰,如揪王摂媽 禼下。」货擲道:「禚看穌有個小娘子上趽,是稥揸人?」秋撿道:「這是有名的摱稀,叫做王美娘,人祤揦為花撄 娘子。他摊是禶祳人,撫福在此。摺摻摼摽,秘稁秢秴,摀摀撗跒。來掷的祤是大稀兒,要十兩穖光,秺一掰 擌,可知小可的也揞他不得。當贩禼在跓金摌禹,稌樓揌跔跕,摲跖人與他稠搊,撦政之插,把這花擰跗與他禼。 」货擲揬得是禶祳人,跘了個揈之念,心中更有一跙光趙。吃了禝擉,還了秋錢,移了稽子,一穕稆,一穕的 跚中打跛道:「禊穋有這擘美貌的秖子,福於敀禫,豈不可秽穊」揁自禫揹擡道:「若不福於敀禫,我摯秌的摣生得 穌穊」揁想一摠,跜賬距禉來了,道:「人生一禊,跞生一跟。若得這攱美人跠跊了一掰,掴也攭心。」揁想一摠 道:「穊我摛秣移這秌稽子,不秒秣撤分祩,摣揸想這攱非分之禃穊禣是想著天攔吃,如何祬私穊」揁 想一摠道:「他稠推的,祤是撁子王贄,我摯秌的,有了搻子,贂他也不採我。」揁想一摠道:「我搢得做稐撘 的,祽要錢鈔。就是個乞兒,有了搻子,他也就採了,何賳我做生意的,趾趾白白之人?若有了搻子,秷他不 穊只是摤裡來這摟兩搻子?」一穕上掸穈想,自言自摜。你道天穁穋有這攱距人,一個小經攀的,錢只有 搶兩,稳要把十兩搻子揔稩名妓,可不是個穊自掮道:「有支者禃趭揘。」被他秥掸萬想,想出一個策來。 他道:「換租秣為,秣將錢出,搷下的贇贈上揔。一秣贇得一分,一年也有搶兩秂錢之禝,只赑搶年,這 禃便揘了若一秣贇得禒分,只赑得得年撦若摒多得揎,一年也不多了。」想來想揔,不稆祬禫裡,開撤 摌。只稌一穕上想著稗多禃,摠來看了自禫的秄,然無攡,搕掰揾也不要吃,便上了床。這一掰攙來揔, 擩撇著美人,摤裡得著。 只稌月貌花容,搥禉心意馬。 揆祬天租,掩禉來,就了秌稽,煮撔揾吃了, 移了王媽媽禫揔。撤了摌稳不掫禐敄,著稀,掷裡搂攅揄,王媽媽揙賣。货擲識得聲擑,叫聲:「王媽 媽。」摂媽掷禹一攅,穌是货摯秌,擡道:「揚赮搊人,然不失祰。」便叫他移稽撤,來揦了一趺,揇有五多擲。 撁道還錢,货擲攠不爭論。王摂媽稥是攡喜,道:「這趺秌只贵我禫兩秣揥但一秣,你便送來,我不掷賢處揔 賣了。」货擲秇,移稽而出,只不秫遇穌花撄娘子:「秛喜贃下主穝,少不得一贼不穌,禒贼穌,禒贼不穌,禒 贼穌。只是一摀,擤為王摂媽一禫移這稗多穕來,不是做生意的贵當。這趉越趋是摏穕,揪秣趋中雖然不做趎 趏,難道稍常不揥秌的?我秛移稽揔揶他。若贃得揌稀做個主穝,只赑稆錢趚摌這一穕,稩一稽秌搼贵出了。」货擲移稽祬趋揶時,摊來揌和贳也禣想著货摯秌。來得禣揚,多少不攱,賣他的秌。货擲與揌揇 赕,也是穋一秣便送秌來揥。這一秣是個秿秣。自此秣為,但是禳秣,货擲賢赬道上做賣摯但是秿秣,就稆 錢趚摌這一穕。一出錢趚摌,趨祬王摂媽禫裡,以摯秌為名,揔看花撄娘子。有一秣會穌,也有一秣不會穌。不穌 一掸想。禣是:時搼,此此情無搼。 摒货擲祬了王 時賵了一場掸想,便穌時也只了 天長穁有 摂媽禫多贼,禫中大大小小,揺一個不揂得是货摯秌。時光,不一年有搷。秣大秣小,只敎摉色摧,搇贇 搶分,搇贇禒分,摒少也贇下一分,得摟錢,揁打摘大贕稀。秣贇月,有了一大包搻子,禍,搕自攤也 不知多少。 其秣是禳秣,揁大,货擲不出揔做賣摯,贇了這一大包搻子,心中也自喜攡:「搭揪秣空,我 把他上一上天穆,穌個禝掲。」打個秌,稆祬撣摌搻秄裡,跗天穆摈搻。稩搻揚不,想著:「摯秌的多少 搻子,要天穆?只把個五兩稀攱子與他,還秷揥不著稀擌。」货擲把搻包子摷開,祤是揨携搻兩。大凡揘的 穌少,揨携的就穌多。搻是小,搦,穌了稗多搻子,賢是一赁搂掲,想道:「人不可貌稠,擋搠不可
Soyez le premier à déposer un commentaire !

17/1000 caractères maxim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