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醒石

醉醒石

-

Documents
36 pages
Lire
Le téléchargement nécessite un accès à la bibliothèque YouScribe
Tout savoir sur nos offres

Description

The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of Tzuei Shing Shr, by Dung Lu Kuang ShengThis eBook is for the use of anyone anywhere at no cost and with almost no restrictions whatsoever. You may copy it,give it away or re-use it under the terms of the Project Gutenberg License included with this eBook or online atwww.gutenberg.orgTitle: Tzuei Shing ShrAuthor: Dung Lu Kuang ShengRelease Date: December 25, 2007 [EBook #24027]Language: Chinese*** START OF THIS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TZUEI SHING SHR ***醉 醒 石第 一 回 救 窮 途 名 顯 當 官   申 冤 獄 慶 流 奕 世《 畫 堂 春 》 :    從 來 惟 善 感 天 知 , 況 是 理 枉 扶 危 。 人 神 相 敬 依 , 逸 豫 無 期 。 積 書 未 必 能 讀 , 積 金 未 必 能 肥 ; 不 如 積 德 與 孫 枝 , 富 貴 何疑 。    《 易 傳 》 曰 : 「 積 善 之 家 , 必 有 餘 慶 ; 積 不 善 之 家 , 必 有 餘 殃 。 」 此 言 禍 福 惟 人 自 召 , 非 天 之 有 私 厚 薄 也 。 然 積 善 莫 大 於陰 , 積 不 善 亦 莫 大 於 陰 。 故 陰 騭 之 慶 最 長 , 陰 毒 之 報 最 酷 。 至 於 刑 獄 一 事 , 關 係 尤 重 。 存 心 平 恕 , 則 死 者 可 生 ; 用 意 刻深 , 則 生 者 立 死 。 況 受 賕 骫 法 , 故 意 陷 人 ; 人 命 至 重 , 何 可 以 供 我 喜 怒 , 恣 我 魚 肉 也 ! 古 語 有 云 : 當 權 若 不 行 方 便 , 如入 寶 山 空 手 回 。 士 大 夫 事 權 在 握 , 而 不 辨 雪 冤 獄 , 矜 恤 無 辜 , 不 深 負 上 天 好 生 之 心 乎 ? 漢 之 時 , 有 於 公 者 , 為 獄 吏 , 持法 公 平 , 能 明 孝 婦 之 冤 。 嘗 自 高 大 其 門 道 : 「 吾 子 孫 必 有 顯 者 。 」 後 子 定 國 , 果 為 廷 尉 , 如 其 言 。 唐 之 時 , 有 何 比 乾 者 , 與徐 有 功 、 來 俊 臣 、 侯 思 止 同 為 刑 官 。 比 乾 寬 恕 , 多 所 平 反 。 時 人 為 之 語 道 : 「 遇 來 、 侯 必 死 , 過 徐 、 何 必 生 。 」 一 日 , 有 老嫗 過 其 門 , 持 籌 九 十 餘 枚 , 與 比 幹 道 : 「 君 有 陰 德 , 子 孫 為 公 卿 郡 守 , 佩 印 綬 者 , 當 如 此 籌 。 」 後 果 累 世 通 顯 。 宋 之 時 , 有張 慶 者 , 為 獄 官 , 掃 除 獄 舍 , 必 使 潔 淨 ; 飲 食 獄 囚 , 不 至 饑 寒 ; 有 病 者 , 醫 藥 之 無 少 缺 。 雖 未 能 申 冤 ...

Sujets

Informations

Publié par
Ajouté le 08 décembre 2010
Nombre de lectures 91
Langue 中文
Signaler un problème
The Project uGetbnre gBEoo k Tofeizuhi S Sng ,rhD yb gnuK uL Sheuangis engThi  soBkoht eof r aofe usane onnya erehwysoc on thta mlso tna diwtrictiont no resreveoY .hw sosta ipygit,mau coy  reryao  twaevi r thunde it -useP eht fo smret ergbeenut Gctjeroiw dt ht sihooBeic Lseennc idelu.wugetbnre.grogk or online atww      便使  便                  西  便    西便殿殿 便 便便西  姿  
Title: Tzuei Shing Shr Author: Dung Lu Kuang Sheng Release Date: December 25, 2007 [EBook #24027] Language: Chinese
*** START OF THIS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TZUEI SHING SHR ***
便宿使便
 中住了。 使 姚君把爭名奪利之心,變作惜玉憐香之意。這些納監肥資,都做纏頭花費。不多時,也自消耗了一半。算來納監不 使滿詩曰:  昔日談經處,今為遊冶原。  莫愁曾繫艇,靈運亦停轅。  分練澄江色,飛 青 木 末 軒 。  從來佳 麗地,得意肯 忘言?  題畢 ,眾 人齊聲稱贊 道:「如此高才,那怕龍門萬 丈 !」個個把酒預 賀 。大家正吃 得熱鬧 ,忽然一人,敝 巾 破衣,形 容 悴 ,殆 無人色,貿 貿 而來,望姚君施禮求 乞 。姚意是個丐 者,亦不在意,叫僕從以酒食與之。其人酒亦不飲,食亦不 吃 ,對姚君道:「某 乃河南秀 才,途中被 劫 ,資盡身傷 ,不能返,故求 濟 助 資糧為行李費耳 。豈為酒食小事!」兩個幫 閒的,便接 口道:「姚相公,不要睬 他。我們 這裡,這樣人甚 多,卻都是假被 難,騙 人財物。那裡去辨他是真是假,那 裡去他是秀 才不是秀 才!」那人便老大不快活起來,道:「我因被 劫 瀕 死,竊 恐 流落異,故不得已而求 濟 。今既為 俗人所疑,何可復在此間求 濟 。但我非騙 之流,沒得濟 助 罷 了,何可當此不肖 之名,亦須要一明其非偽 。」遂衣示 之,果然刀 瘡 未平,血 痕 尚沾 衣上。一祥乃立起身,揖 而謝 之。就叫僕人拿 行箱 過來,簡 看囊中,止有白銀十兩, 並紵 衣一領 、綢 襖 一件 。即盡與之,且酌 之酒而送之。其人感泣拜 謝 ,問姚之姓名而去。而姚君不問也。今人些小資 助 ,便要誇 恩 居 德,況涂 遇之人,助 之如許 ,不詢 姓名,蓋 真施恩 不求 報,故置 之若忘如此。即此一端 ,已不可及,況 尤有大於此者。姚君此時,即轉 一個念頭道:「資囊已罄,料 無助 我之人。倘 我再在此,或 被 老鴇 絮煩 迫 逐,不成體 面 。 。於是酒也不吃 ,遂起身回到 中,取 了行李鋪 蓋 ,即時作別。兩個妓者苦 苦 留 住,又宿 了一夜。次早 ,教僕人叫了一隻 船 ,急 急 起身。兩妓者雖然哭 哭 啼 啼 ,暫 ,要都為銀子面 上。見他銀子完 了,便 不免假手放 出門了。姚君是個忼爽男 子,不為他兩個牽 情,一竟下船 。不數日,到了家中。其母聞 得子回,不勝 歡 喜。問及納監之事,一祥半晌 不敢做聲,沒奈 何只得以實告。其母艴 然大怒。平日一祥最孝,奉母之命惟謹 。一時高 興,費了四五百金,沒了銀子,殊 不在他心上;只是有違 了母命,宿娼費業,大不自在,追 悔 無及。從此以後,再不敢他 齷齪銀子在心的麼?一味只是濟 難扶危,寬厚接 物。衙門裡也有贊 他忠厚的,也有把他做阿呆看。他全不在心,任人 滿費,選得個江西九江府知事。到任不多幾時,本府司獄司缺官,上司就令他帶管。他卻悉心料 理,周濟 諸囚,無論輕犯 暫 監者,不加苛虐。即重囚牢中,亦親自往看,穢者潔淨之,病疾者醫治之,饑寒者衣食之。人人戴德,各各感恩 , 至於誣陷扳害,及上台不公不明、屈打成招的,彼皆一一詳察。若遇便可言,亦肯 為之解釋。自恨官卑職小,明知枉  世道非淳古,人無畫地風。何時得刑措,令彼貫城空。  詩以言志。觀他詩意,與邵堯夫願天常生好人,願人常行好事,大同小異,便可知他平日的存心了。過了半年,有 裡有他的話分。但是事體 如此,不得不去。一連去了三日,參見已畢 ,眾 官俱出。一祥卻已轉 身走了,忽然裡邊傳叫 姚知事。一祥不知何故,未免吃 了一嚇,又自忖道:「我在此做官,並不曾做一些不公不法的事,不取 一毫不公不法的 錢,料 來沒甚 干係,便進去何妨。」遂急 急 的跑將進去見。察院問道:「你便是上海姚一祥麼?」對道:「小官正是。」又問 便盆冷水,從頭上澆下,渾身顫抖個不了。即便除下紗帽,磕頭如搗蒜,口裡只是「死罪,死罪,求 老爺饒恕」。察院笑道: 「不要慌張。我且問你,你在雨花台時,有一秀 才,被 難落魄,求 你周濟 ,你與他衣服銀子,是有的麼?」一祥到此,心 察院又道:「你曾曉得他姓名麼?」又對道:「小官偶然資助 ,不曾問他姓名。」察院道:「即本院便是。」便叫道:「可起來 作揖 。」一面 叫皂隸掩門。一祥方才放 心,站了起來,作了揖 ,站在側邊。察院體 統,一應小三司及府經歷、縣丞等官, 並沒留 茶之理;或 特典留 茶,也只是立了吃 的。故姚君雖然有舊恩 於察院,也只是站著吃 茶。茶罷 ,察院道:「本院自得 君周濟 還,幸叨科第,常思報恩 ,未得其便。今幸於此相遇,是天假之便也。只是尊卑闊,體 統森嚴,不便往來酬 報。君有濟 人利物之心,甚 於獄中情由,必知其詳。其間倘 有真正冤枉,情可矜恤者,君可開幾名來。人得千金,本院 當為釋放 ,以報君恩 。」一祥領 命,謝 茶而出。只見衙門中人,伸頭縮頸,在那裡打聽,是何緣故留 茶,那些府縣間抄日 承察院的相知。姚君一到衙門,快活不可勝 言,即喚本衙門書吏,把察院的話,一一對他了。書吏皆賀 道:「恭喜 老爺,得此一樁大錢。」姚君笑道:「你們 這些癡人!若是我這等要錢,何不日常裡也索搜賺幾文?我只因官卑職小, 那沒錢的冤枉,畢 竟不能出了。」書吏聽這話,口頭雖稱贊 ,心裡都暗笑道:「那裡有不要錢的人?這是人面 前撇清 便此心,故此時常訪問,牢中有七人真冤。」就把七人名字事跡,數將出來。又道:「你們 可將前因後跡,備細開述,疊成 文卷,去開釋他,我自不要一文。其間有三四個富家,出得起的,你們 可對他了。七人感謝 不盡,即時著人到家,通了消息,鬥起銀子,與了吏書。那班吏書又算計道: 「本官雖便便他。」大家商量已定,銀子已鬥端 正。過了數日,文案已成,吏書送與姚君看了。拿 了文案,即忙去見察院。  那時書吏方知其真不要錢,人人喝采不已。  及至察院前,等候開門,傳將進去,這番卻不是前邊見的體 統了。一祥一邊進去,察院便叫掩門。一祥將文卷呈 上,稟道:「知事平日體 察獄情,其中重辟囚犯,有七人實係冤枉,蒙老爺鈞諭,敢斗膽開呈,望老爺開天地之恩 。」察 院看了文卷道:「君曾有所得否?」答道:「已約定釋放 之日,共謝 知事七千金矣。」察院道:「既如此,足以報君之德矣。 君將此銀歸家恰老,逍遙林泉之間可也,何必為五斗粟折腰?」一祥領 命而出。察院登時批准文書,七人登時出獄。七 家家屬,扶老攜幼,焚香頂禮,涕泣膝行,到衙拜 謝 ,不必起。但是姚君既對察院便與上台得了七千,誰肯 如此冒空名失實利, 不多見的。?人 重 「些些小 理 七人